您现在的位置:

伤感文章 >

凉笙墨染文学常识www.hlmsw.cn,tokyo hot n0249

凄凉,孤寂的墨晕染我的流年。总是自以为自己很成熟,可发现年龄上却是孩子。现在步入的学校让我的生活突然丰富起来,但有着太多辛酸。别样的年华,若有人一直陪着成长那年华中必定少些落寞,学校,看起来是一个很好的地方梦想的起步的开始,但在我看来却是噩梦的开始,所有异样的目光都飞向我身边,为什么?将所有的不满发泄在我这里,为什么我的细心保护没有人看得到,为什么所有人都远离我而去,就这样将我丢弃在黑暗中。爱情,友情!亲情!看起来是多么美好,可事实却不是那样:放不开手的爱情,一个又一个的纠缠不清。想放手,却发现不可能,不知道哪一个对你是真心的,父母的婚姻让我同时也看透了爱情!

第一章回忆

坐在院子里看着爷爷在跟他们几个大人聊天,时不时的跑到他前面蹲着听他们的谈话。“那就麻烦你了”那几个大人站起来似乎是打算走了,爷爷本想留他们吃饭的,可他们还有事就准备先走。

我耸拉着脑袋,伸出手把桌上的那一把花生抓过来。一颗!两颗!……“拍!”的一声,爷爷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我后面看见我偷没有偷的抓花生,一把打掉我手里的花生。“呜呜呜,爷爷……”爷爷伸手揉揉我头发摇头说道“你这丫头!”我扯开笑脸伸手拉着他衣角“我饿了!”小旺跑到我脚边,舔着我的手“旺旺”。

“那,小旺也饿了,我剥花生给他吃……”一边说一边把拨好的,花生扔进嘴里。你,我,“小旺……好吃吗?”嘴里塞满了花生,说一句话就跑出几粒花生,花生掉在地上小旺低头把地上的花生都吃了。“呜……那是我的!”我连忙将花生捡起来,小旺吃的比我捡起的要快多了,我火了,大吼一声“小汪那是我的!”嘴里的花生全掉了,正当我趴下去捡花生时,爷爷抱起我“丫头,去吃酒了。”眼睁睁看着小旺把我的花生吃完了,心里别提是有多火了。爷爷抱着我,到叶叔叔家吃酒,为了报复小旺带着肉肉回去不给他吃。哼!你让你吃我的花生的!

十几年后

院子里

一人日狗在围着桌子转,旁边几个人都笑翻了肚子。“他们……哈哈哈!”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刚才小芳她咸阳最好的癫痫医院们来找我玩,我正在和小旺抢东西,它把我的本子叼走了,小旺是闻到本子上的苹果味,以为那是苹果就叼走了。又是碰桌子,摔倒!丑态百出!“吼吼吼!”死小旺!我,倩倩笑着拿出帕子,擦着我头上的汗。“不,好了,我们要去我,放牛了,你还玩!”我嘻嘻笑着,包小哥已经帮我把牛从牛圈里拉出来了。

“好了,我们走吧。”幺妹抱着一堆吃的东西,放在我的背包里。

我们往山里走,个个都拉着一头牛,我家的是一头黑色的公牛,倩倩家的那头是我最喜欢的:黄色的毛,很温顺。不像小包哥家的那头黑公牛,脾气可爆了!记得上次,我不就是摸了一下它尾巴吗?就被它追着跑。我在山里乱跑,它的速度可快了!要不是我聪明爬上树,保不准被它给踩死!小芳家的跟我家的一样。

幺妹上来拍我肩“姐等一下我们去哪里吃东西?”我正想着,小包已经走到我旁边,“去老地方。”“呼……”,哎!那头牛正瞪着我。立马闪开。今天是我们约着去野餐的,每个人都准备了很多好吃的。当然啦!我什么都没准备,哈哈哈。

不久我们来到目的地,这里风景依旧优美,由于地处较高,时不时便有风吹来,这里的草又多又绿,每次差不多我们都来到这里。更重要的是,这地方还有一个水塘,水非常清澈都可以看到底下那些青石头。在水塘边上围着几棵大树,那是我们种的,到现在已经长成了挺拔的大树。在隋唐的上方有一水井,是我们玩累了,口渴了的好去处。

一来到这,幺妹便把我们吃的东西放下来,在草丛上铺上一块布,我们把牛放开让它们自个吃草去。(当然啦,这些牛是不会跑的啦!)“唉?他们怎么来了?”倩倩看到阿林他们也来这里野餐,一看到阿林她就脸红。

幺妹拉着我到水塘,说帮我洗头来着,谁让我来时头发都没有梳,她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披头散发的样子,况且我还是她的姐姐。

用这里的水洗头,青丝又软又亮。我看着忙东忙西的幺妹,忍不住笑出声来“姐……”幺妹生气了,我忙挡住嘴“好,我不笑!”幺妹认真的帮我洗头我也不笑了,安安静静的让她洗。“阿林你们也来啦,快。”小包哥拉阿林过来,阿黑龙江最好的癫痫医院在哪林左右看着好像在找什么?“来,坐!”阿林坐下来,介绍着他,的朋友“他叫聂风,小于,小田。”

4个人都不错的(长的都不错)倩倩看了看他们几个人之后说“哎呀,丫头呢。”

小包说“她啊!当然是把我老妹拉去洗头了,这才几个月的时间,她的手早就受不了了。”

“哥,有你终于说自己的妹妹的吗?”我们回来,幺妹就听到小包在说她。

小包笑着说“好了,你们就好好的吧!”我坐下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小旺它自己跟着我们过来了,我摸着它的头。

“姐,小旺也来了!”幺妹摸它的头说到,我点点头“他们是?”看着那几个人问。

“他们是我的朋友,聂风,小于,小田。”小包对我说,我点头。倩倩一直都在看着聂风,幺妹在旁边偷偷的笑:哎呀,他们这是想干嘛啊?

小于推了聂风一下“哎,那个倩倩好像喜欢你哦!”

聂风微笑着说到“那有的事,你想多了。”转头就看到那独坐山头的人小妮子:刚洗完头,头发都没扎,青丝散在肩头,一身碎花淡粉色衣。回头看他们聊天,幺妹对着我吐舌头,我摇摇头对她微笑你,却不知道在某人的心中留下了最美的时光。

“为什么她叫丫头?”小于问小包,“哦,因为爷爷叫她丫头,我们听习惯了,然后也就习惯叫她丫头了。”

“那她叫什么啊?”

“叶阡陌。”幺妹说,小于想了想“叶阡陌?姨,那不是学校的丑会长吗?”小于说。这话一出来不幺妹脸色突变,双手叉腰指着他说“丑你头,我姐那……”倩倩拉住她“好啦……”我走下来“干啥了”拿起苹果一边吃一边问他们。幺妹拉着我手把我传到小于面前“我姐丑吗……”我抽着嘴,小于看着她,偷偷的拉阿林的衣袖,阿里站起来对幺妹招手“你姐不错的,只是她在学校把自己的形象给恶搞了”

幺妹抱住我的手臂不满说“姐每个月都要去外地一次,学校的人都不了解她。话说,姐你这次去了五个月了!去干嘛了?”“没只是那边我在准备入学考试。”

要么点头拉我坐下来,治癫痫庆阳哪个医院比较好?阿林说“等等你姐几岁了?”

“17啊,怎么了?”阿林黑线:17才初中有没有搞错啊!小于忍不住问出众人的心声“为什么十七才上初中啊!”

“时间问题”我说完不再说什么,小包把话题转到别的地方,大家玩得很开心,一天就在落日归山中结束了!

第二天

一大早幺妹便来到我家叫我上学,我穿好衣服来到院子里他们几个人都在等我。“姐……”幺妹吃着大伯母做的烧饼叫我,“快……点……哒”我摇着头抬头看着远处青山:今天是一个好天气“走吧”几个人往下村走,这里只有两所学校一所小学一所初中,高中是在市里才会有的。初中位于下村的大街中央,门口有几排的大树,听说是学校建成的时候出初3的同学种的。也就是说是我们的学姐学哥种的�p。

学校里面很大,正面是前厅,中央有一个大舞台是要石头建成的。两边都种着两排的大树,中央的舞台后面是教学楼,左右两边也各有一所教学楼。在中央的教学楼后面还有两所教学楼跟操场,连校门也有两个,据说前面的教学楼是新建不久的。话说我也知道的不是特别多,因为我大部分是在外地上的课。

路上幺妹一直在跟小于吵架,小包哥跟阿林在聊着今天的艺术节表演,倩倩呢,还是两眼不离阿林身上。聂风他们在讨论着游戏,我嘛!老习惯我:我戴耳机听歌走在最前面。

学校

校长室

“我去!校长你是什么?那个会长要回来了?”阜宁大叫到“哎呀,太好了,她一回来我就……解放了。”副会长“呜……我要去找她。”

这个学校的的学生都很难管,天天都有人在打架,阜宁都快被烦死,不是,是已经死了。走廊上,阜宁抱着一堆的文件一边走一边喋喋不休都说:话说,会长是丑点,但是,牛逼的是,校长都管不了的学生她却可以管。她一上马就可以了,为什么啊。

我们刚刚走到大厅中,迎面走来的阜宁被文件挡住脸,没有看着前面的人。我们都在聊天,也没注意到他。

“碰——”撞在一起,倩倩大叫拉住阿林的手。我伸手,接住那一堆的宜昌哪家医院能治好癫痫病文件,用腿挡住要摔倒的阜宁。“注意前面。”幺妹在旁边说,小包哥他们帮忙接过文件,阜宁摸摸头“哎呀,你们来了,真对……”看到前面拉着自己的人,阜宁呆住。我迷着眼,甩开他的手,幺妹转头看着我,连忙从地上捡起东西带在我面前“眼镜掉了,姐。”才发现刚刚拉阜宁用力,把眼镜甩出去了。我理一下头发,扎成马尾辫,来的时候我没有弄头发。

“去校长那里,哥你把文件放到我桌子上就好了!走。”丢下还在发呆的阜宁,半天他才反应过来“那个人是会长?怎么不一样了?”这个不是废话吗,二年都没有来学校了,回来也只是和幺妹他们见面。

一时间,丑会长回来的消息转到了我的耳中。在办公室看文件的小包哥他们都吸冷气:这群学生……

我打开办公室的门,抽出边上的刀,顿时吓坏了老师他们。“姐,你想干嘛?”我把刀扔在校长桌上,校长吓得直发抖“怎……么?”“中午的表演,安排一个节目,谁上来用这个刀来挑战我。”

“不行,太危险了!”老师们一致反对,“那行,你们给我准备好节目的单子,几分钟后我要看到。”走出办公室,我回来都好久了,都还没有看到节目都单子。

“乎……老莫,东西呢?”校长喘着气,徐老师拍拍心脏“还有几个节目没有好,我去看一下。”学校其实是很无聊的,慢步在校园中,玩手机,吃东西的学生多不胜数,怀疑那位副会长是死了的吗?“啊呀,会长真的回来了,我们快去告诉乐雅学姐。”林乐雅

我的头号对头,处处跟我做对,几年前,每次什么比赛她都不会放跟我比试的机会。我每次都输给她,这次的艺术节,她是一定不会放过的。我有大麻烦了!

第2章离开时的告白

几分钟后,阜宁果然抱着文件来找我了,那时,我正坐在学校后面的树阴中的石椅上,弄着头发

“粉红色头发迷人的嘴唇……”一边听歌,边唱弄着头发:这次我只能呆一天了。明天去回去城戍中学去了。

“姐……咦!”幺妹带着一大群人来找我,听到她的声音,我点头“你先准备一下。”

© wx.smvno.com  童话故事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