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短文学 >

海岩 河流如血 第四部分 9-

  怒其不争还是哀其不幸
  
  张楠的反应让保良庆幸自己报喜不报忧的想法完全正确,她用从未有过的欣慰的笑容,鼓舞着保良也安慰着自己,她说:“这就好,我不喜欢你整天狼狈不堪的样子,我希望你有自己的事业,有一份能保证你生活的收入,这样我们两个人的心态都会好些。我父母和我表姐都说过,一个连生存问题都没有解决的人,不可能有兴趣和别人谈情说爱。”
  保良不知如何应答,不知该点头答是还是该摇头说那也不一定。在犹疑不定时张楠已经举起了茶杯,向他表示了由衷的祝贺。
  “祝贺你找到这么好的工作,希望你永远好运。”
  保良也举起了茶杯,与张楠同样以茶代酒:“我也祝你好运,希望我们永远彼此信任。”
  张楠笑着抿了一口茶,说:“好啊,不过那要看你。”
  哲人说,成功与好运可以使人善良和宽容。
  找到稳定的工作,与张楠和好如初,让治羊角风好的医院保良那一阵对一切人和一切事,都充满关爱和善心。他不仅愿为张楠去做一切事,而且与刘存亮及李臣之间,也像小时候那样,走得十分近密。
  常人说,友情只有在从小结下的朋友中才可能延续一生,成年后的结交则必有交易的成分;感情只有在爱人或亲人中才可能延续一生,爱人靠情意相投,亲人靠血脉相通。
  血脉天然不变,情意却瞬息难料。也许分分合合,跌宕起伏,才是爱情的本性和她真正的魅力。
  张楠也对保良这样说过,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总有很多猜疑,可离开以后又特别想你,可能是我这人太小器了吧。这句话保良当时听了满心欢喜,事后想想又不免疑虑,她究竟猜疑他什么?又在哪些方面,太过小器?
  虽然李臣和刘存亮都上夜班,但保良那一阵与刘存亮的来往更多一些。因为保良在菲菲的事情上,对李臣颇多意见。尽管保良对菲菲并无爱的冲动,但他也不知道因为什么,总是对菲菲到夜总会坐台这种事情,耿耿于怀。<邵阳哪个医院治癫痫病专业br>   有时,下班之后,在张楠没有约他的时候,保良会到夜市去找刘存亮,在他那家亮亮时装店里帮忙吆喝一阵生意。从刘存亮口中保良知道,自从保良从菲菲那里搬出来以后,菲菲就一直没到夜总会去上班,但刘存亮有一天在女人街里碰上了菲菲,却发现她衣着入时,买东西也是出手大方,问她最近在忙什么,菲菲说没忙什么,闲待着呢。刘存亮后来打电话问了李臣,才知道菲菲早就不在他们那儿干了。
  保良听了,满腹狐疑。
  
  第二天,保良去找了李臣。
  李臣新租的住处远远不及幸福新村的那套房子宽大惬意,那是一个每层共用一个厕所的老式楼房,每家的厨房全都设在自家门口。保良去时正是晚饭时分,各家各户都在门口炒菜蒸饭,窄窄的走道里油腥扑鼻,屋顶上聚积着一层淡淡的虚烟。
  李臣住在尽里一间,敲了半天门李臣才衣冠不整地把房门打开。虽然很久没见,李臣却没让保良进屋,趿着鞋子拉他往楼太原医院治癫痫如何梯那边边走边谈。在门开门闭的瞬间保良看到,李臣的屋里凌乱不堪,隐约有个女人还半裸着身体睡在床上。
  “你交女朋友了?”
  保良随李臣走下楼梯,走出楼门,外面的空气显得清新了许多。李臣含糊答道:“啊。”又问:“你干吗来了,找我有事?听说你和菲菲又闹翻了。”
  “你听谁说的。”
  “就听菲菲自己说的。保良别看咱们是兄弟,这事我还真有点同情菲菲,你说菲菲哪点对不住你,连你现在这工作也是菲菲帮你找的。东富大酒店是五星级吧,你现在一个月能挣多少?”
  保良没答,没说他现在一个月能挣多少,他挣的那点工资,比李臣这种在娱乐场所挣小费的,肯定比不了的。他反问李臣:“菲菲怎么不在你们那儿做了?”


  李臣抽烟,喷了一口,才说:“早不在了。”
  保良问:“她是不干这行了,还是换地方了?”
癫痫病大发作如何急救  李臣说:“让我们那儿一个客人带走了。”
  保良愣了半天,似乎想从李臣的简单回复当中,判断菲菲的命运答案。他不敢肯定这“带走了”三个字,究竟涵括了什么内容。
  李臣说:“其实她们干小姐的,最大的理想,最好的归宿,一天到晚最羡慕的事情,就是让个有钱的男人带走。不管能不能结婚,都是她们的体面,至少不用整天整夜到场子里去拼了。只是菲菲跟的这个老丘不行,这人忒不靠谱。”
  保良瞪圆了眼睛,就像自己有个亲妹妹让人拐走似的,心里如刀宰割。他大声质问李臣:“谁是老丘,他把菲菲带哪儿去了?”
  李臣看着保良,似乎在猜测保良的激动,究竟是真爱菲菲,还是仅仅出于一种担忧。他嘴里的烟气从两边散出,急急匆匆地随风飘走。保良自己也弄不清他对菲菲究竟是何种感情,是怒其不争,还是哀其不幸。

© wx.smvno.com  童话故事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