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诗歌大全 >

钢琴萦绕的袅袅余音(连载_散文网

秦琴枫来到一个药店,买了各种各样的药,因为他并不知道段痕生了什么病。

他在路上一路跑着,跑着,一直跑到了段雨痕的宿舍下面。

“段雨痕,雨痕……”

他在楼下呼唤着这个已经刻在他心里的名字。

这时候的段雨痕正在宿舍里面认真的看书,她隐隐约约的听见有一个人在呼唤她的名字。可是她却以为是幻觉。所以没有理睬,继续埋头在她的书本里。可是那声音还在久久回荡。这下她知道了那不是幻觉了。她知道了是秦琴枫在叫她。但她并不想下去。可是秦琴枫却一直在那呼唤着她的名字。最后,终于没办法了。她才下去了。

“雨痕,你终于下来了?”( 网:www.sanwen.net )

“你在这干吗啊?全宿舍的人都听见了。你不怕她们都听见吗?”

“哦,我是听缓芯说你生病了,是来帮你送药的。你看。”秦琴枫把那紧紧抓在手里面的药给她看。

“谁要你的药啊?我没有生病。你赶紧拿回去吧。”

“不,我不回去。除非你把这要拿去。”

“我说过我不要,你难道没有听见吗?你还是给我走吧。”

“为什么,雨痕,为什么你一直都在躲我。如果我做错了什么,你可以告诉我啊?我可以改啊。可是你这样,我真的很,你知道吗?”

“你做了什么你比我更清楚,我不想多说什么,你还是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了。”越说段雨痕的情绪越是激动。既然连不想见他都说出来了。

“我真的不知道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可以告诉我吗?如果是我做错了那我可以改啊。”

“关于你的事情我真的不想去知道,我想我们还是做会比较好吧。我不想再去为这件事情烦恼了。缓芯不是很喜欢你吗?我想她比我更适合你,我祝福你们。”

当段缓芯听到这他仿佛终于知道了她是为什么生气了。

“郁缓芯是不是把那晚我们的事情告诉了你,那晚……”

“没关系,那已经和我没有什么关系了。我不想再听了。”段雨痕打段了他的话。

“不,我一定要说。那晚是她自己吻了我,我并没有吻她。我是因为不想伤害她,所以才后来我也推开了她。如果你是因为那个吻生我的气的话,那我也可以给你啊。”

“我不要,我根本就不稀罕。我已经不想去了解你们的事情了。我求求你,你走吧。”

“不,我不走,我不走。”

“对,那天是我自己吻了琴枫的,我告诉过了你,他并没有吻我,那些都是自愿的。你应该他。因为他的心里只有你。他只你。”郁缓芯跟着秦琴枫跑到了学校,她终于看不下去了。她是喜欢秦琴枫,可是她却不希望看到秦琴枫这样伤心。所以她才跑出来为琴枫解释清楚。

“你听见了吗?我都说了,是缓芯她吻的我。我并没有。如果你真的是在乎那个吻,那我……”

秦琴枫说着突然拉住段雨痕,吻向了她的嘴唇。开始段雨痕想要推开他的,却被秦琴枫死死的拉住,后来她也没有再挣扎了,而是享受着秦琴枫的甜蜜之吻,还附和着去亲吻琴枫,这一刻,微笑终于挂在了她的脸上。

可是,站在一旁的郁缓芯却有了一丝丝的失落,但她最后却不知道为什么却露出了一抹笑意,也许是因为段雨痕和秦琴枫的误会终于雨见天晴了,也许是因为她看见了秦琴枫那灿烂的笑容了。

秦琴枫和段雨痕松开了,秦琴枫却拉着她的手,对她深情的说。

“雨痕,我很喜欢你。我在没有见过你前就在里面见过你,我相信你就是我一直在寻找的那个人,我会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我希望你可以给我一个机会。我希望你可以做我女朋友,你愿意吗?我答应你会一生一世只喜欢你一个人,我的心里只会有你。如果食言,就让……”

本来秦琴枫要说,如果食言就让天打雷劈。可是却被段雨痕捂住了嘴。

“恩,我愿意。我相信你不会骗我的。”

段雨痕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不愿意呢?自从那次在医院秦琴枫对她是那样的照顾,她就发现自己已经深深的喜欢上了这个细心的男生。

可是,那晚郁缓芯对她说了他们那晚发生的事情,她才没有告诉他自己已经喜欢上他了。她怕他会拒绝她,不喜欢她。

如果你喜欢一个人请勇敢的去告诉她,即使她不喜欢你也无所谓,这样至少当你想起曾经的那个人时,你不会感到。至少你是一个勇者,而不是一个软弱的人,爱就勇敢说出来。否则你将会错过你一生最爱的那个她,不要让这样的在你身上留下遗憾,爱她就告诉她。

此时的段雨痕是的,她得到了她所想要的幸福,一个男生的深情表白。这是她日着的幸福。自己最爱的人也是爱自己的人,中最完。

“琴枫,对不起。都是我错怪了你。你不会生我的气吧。”段雨痕低着头向秦琴枫道歉。

“当然不会了。小傻瓜。只要你以后不要再误会我就可以了。”

“恩,我答应你。以后我会相信你的。”

“傻丫头。”秦琴枫在段雨痕的脑袋上轻轻点了一下。

“你才是大笨蛋呢?”段雨痕嬉戏的说着。

“哦,今天真的很谢谢你为我解释清楚。”秦琴枫对站在一旁的郁缓芯说。

“没什么,都是因为我才让雨痕误会了你,我真的要说声对不起。”

“这不是你的错。所以不能怪你。”

“哦,其实我也没有帮上你什么忙。看到你们俩个现在终于把误会解开了我也很高兴。祝福你们。希望你们可以幸福的在一起。”

“谢谢你的祝福,我也希望你可以早日找到那份属于你自己的幸福。”

“谢谢,我会的。”

虽然郁缓芯嘴上这样说,可是心里却在想,没有你我怎么会幸福呢?你才会是我的幸福。你的幸福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缓芯,对不起啊。是我误会了你。还给你带来了不少麻烦,希望你可以原谅我,好吗?”

“没关系,其实我早就原谅你了。谁叫我们是好姐妹呢?”

“对,我们是的好姐妹。”

最终俩人抱在一起笑了。

这一场风波终于安静下来了,可是下一场风波却正在酝酿着,那就是他们将要面临的第一次期中考试。

“傻丫头,期中考试准备的怎么样了?”秦琴枫问坐在身边的段雨痕。

“关你什么事啊。不告诉你。”段雨痕开玩的说。

“当然关我的事了。你可是我女朋友啊。”

“谁说我是你女朋友啊。我可没有承认哦。呵呵呵……”

“是吗?那好啊。以后可别说你是我女朋友哦。”

“好啊。不说就不说。我可不敢做你女朋友。如果是这样,全校的还不吃了我,都会恨我抢了她们心目中的白马王子。”

“傻丫头,我认输了。你不要玩我了,好吗?”

“看在你这么成心的份上,那我就答应暂时做你的女朋友吧。呵呵呵……”

经过这段的接触,他们俩个是越来越爱在一起开玩笑了。每次都是秦琴枫先投降。因为他是那么的喜欢着她,所以他选择让着她。段雨痕虽然每次都会气秦琴枫,可是她只是想去和他开玩笑,她喜欢这种感觉。

“那你准备的怎么样呢?不会让你的女朋友失望吧。”

“我啊。还好啊。应该不会让你失望吧。”

“什么应该不会啊。我要的是一定不会,如果你这次考的不好,那我就取消你做我男朋友的资格,你可要好好努力哦。”

“知道了,那你说考的好的标准是什么呢?”

“这个,这个…你自己想吧。”

“那我只要在我们班是前五名你就继续做我女朋友,怎么样呢?”

“那好,成交。”

“那我们拉勾勾。”

“恩,好。”

呵呵……

“那现在认真上课吧。”

还有一个星期就马上要到期中考试了,现在大家都在为这次重要的考试做着准备,因为这是他们来到这个学校的第一次大考。虽然他们都是以很高的分数进入了这所高中的,可是在这个学校人才辈出。他们可不想自己的成绩比别人差。

可只有一个人不一样,那就是秦琴枫。虽然他答应了段雨痕要好好考试,可是他却仍然是每天不慌不忙,在学校都好像不怎么去学习,只是上课的时候认真听下,下课从不会发很多时间在学习上,有的时候竟然连老师布置的专业都不完成,可是又有谁知道。当别人晚上都在的时候,他还是一个人在灯光下看着书。他只是不喜欢别人看到他很认真的样子,他只是喜欢一个人读书。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喜欢晚上读书,因为那时他的精神很好,力也超好,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像从小他就喜欢在晚上读书。

有时,他也会试着自己写一些歌曲,写一些诗词。他喜欢那些的,虽然他自己很开朗,可是有时他也会很的。他的性格,或许就像是郭敬明笔下的第四维吧。一半忧伤,一半明媚。

“枫儿,还有三天就要期中考试了,你自己要抓紧时间好好学习,不能陪你,公司还有很多事情要妈妈去处理。”一早起来胡玲对坐在同一桌吃早餐的秦琴枫说。

“哦,妈妈,我知道了,学习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自己会有的。”

胡玲听到儿子这样说,忽然觉得儿子好像一下子就长大了,心里感到很欣慰。

“好,妈妈知道你很听话,妈妈相信你,你佳木斯哪有癫痫医院永远不会让妈妈失望的。”

一天的又要进行了,秦琴枫吃完早餐来到学校,看到坐在一旁的段雨痕。

“小傻瓜,怎么来这么早,看起来很认真哦。”

“哦,当然了。你以为我像你啊。这么晚来,早上一定又是睡懒觉了吧。”

“没有,怎么会呢?你看还没有多少人来呢?是你自己来的太早了。记得要多注意自己的身体,你已经很棒了。我相信你,考试一定会成功的。”

“哦,那你也要加油,不要忘记了我们的约定哦。”

“知道了。我会加油的。”

当阳光欢乐的照耀着大地的一切,儿在树枝上幸福的唱歌歌儿,溪水静静的向前流淌,微风吹拂着树叶……

高中的考试好像变的不再和初中一样的轻松了,除了要比初中考的科目多很多,还有就是考试也越来越难了,不像初中那样自己只要看看就会懂了。

“明天就是我们这次期中考试的时间了,这是我们第一次重要的考试,我希望同学们都可以拿出你们最好的状态来面对我们的这次考试。希望你们成功。老师为会为你们加油的。”

“谢谢老师,我们不会让您失望的。”

“好,那就好。今天的早会就到这,下课。”

这一天就这样悄悄来临了,期中考试的日子。

考试的时光总是会那样过的好快好快,快到连自己都不知道。期中考试就这样悄无声息的了,比流水还要快。

接下来的日子,就是等成绩出来。这是一个激动的过程,同学们都想早点去知道他们的成绩怎么样。

可是秦琴枫对于成绩根本就不在乎,就算是这段雨痕和自己有了一个约定。因为他从小到大成绩都是特别的好,他从来不会去想这个问题。也许他会想的只是下次一定要考的更好而已。

俩天过去了,他们的班主任吴静面带着微笑,手中拿着的就是这次期中考试的成绩。走上了讲台。这时教室瞬间变得鸦雀无声。

同学们都安静的坐在下面,心却在砰砰砰的跳个不停,好像要面对死亡一样。因为成绩就是学生的命,虽然他们不想去在乎,可是一想到老师,对于这个看的是那么的重,他们也只能顺应了,不得不重视了。

“这次期中考试,我们班的成绩在全校都受到表扬,在这里我要谢谢我们班的同学为班级带来了这样的荣誉。”

“首先我要表扬的是我们班的第一名的段雨痕同学,大家鼓掌。段雨痕同学在这次考试中以总分为629的成绩排在全校第二名,让我们以最热烈的掌声祝福她。”

“傻丫头,想不到你这么优秀啊。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了。恭喜恭喜哦。”

“谢谢。不要说我,看看下面的前五名是否有你哦。你要小心哦。”

“第二名的是我们的郁缓芯同学,以618分排在全校第十名,大家祝福她。”

“恭喜你啊。缓芯。”

“谢谢,同样要恭喜你得了第一。”

“呵呵…同喜同喜嘛。”

“那第三名会是谁呢?大家想知道吗?”

“琴枫,琴枫,琴枫……”班上的女生都叫着这个名字。因为她们早就调查清楚了。

“你们说的对,第三名就是我们的秦琴枫同学,恭喜他。”

“第四名是萧翔宇同学,大家恭喜。”

“第五名是王雅晴。”

………………………

吴静把前十名的同学都说了一遍。

“至于后面的我在这就不念了。等下我会让班长把成绩单贴在墙上面,你们自己去看看吧。”

“最后我要说的是,对于这次考试。我希望考的好的同学不要骄傲,希望你们可以继续加油。考的不好的同学也不要放弃。老师相信你们下次会成功的,希望你们不要让老师失望。这次考试只会是你们人生中的一次磨练,毕竟每个人都会有失败的时候,都不会是一帆风顺的。只要我们勇敢的去面对,老师相信你们的人生之路会更好的。”

吴静的一番话,让许多同学都的掉泪了。他们庆幸自己可以遇到这么好的老师。

“小傻瓜,以后你就是我的女朋友了,不会反悔吧?”

“当然不会,我段雨痕说话算话,从来不骗人的。除了做你的女朋友外,我还要给你一个奖励。”

“什么奖励啊。我很想知道,什么时候给我呢?”

“你闭上眼睛,现在就给你。”

“真的吗?太好了。”

段雨痕偷偷的在秦琴枫的脸上亲吻了一下。这让秦琴枫很是高兴。虽然秦琴枫这不是第一次得到段雨痕的吻,可是那都是秦琴枫主动吻段雨痕的。段雨痕还没有主动吻过他呢?所以他当然很欣喜。

“傻丫头,谢谢你的奖励哦。”秦琴枫带着淡淡的笑容说着。

“以后好好努力,我会给你更多奖励的。”

“恩,呵呵……我会的。”

秦琴枫把段雨痕拉近他的身边,紧紧的把段雨痕抱住。闻着那熟悉的味道。幸福洋溢在俩个人的缝隙里,甜蜜流在了他们的心间。

有人曾说过,的生日也是的受难日,所以当我们在为自己庆祝生日时,请记得对自己的母亲说一声母亲,您辛苦了。

11月3日,一个有着却带一点点的霸道,时而忧伤时而阳光,勤奋努力的,多情善感的天真,对爱情的,不愿服输的个性。这些都是属于摩羯座最特别的性格,而段雨痕就是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里面出生的,所以她的性格也和这些都相似。

这天是段雨痕一生中最幸福的日子,也是她最难过的日子。因为她来自这一天,可是这也是她母亲最的一天,而且这天还是她最爱的外婆去世的那一天。其实她总是不愿意想起这一天,因为她怕自己会悲伤。自从十四岁以后,她都没有再过生日了,因为她害怕自己会想起那个最爱自己的外婆。

小时候,因为自己是女生她的爷爷奶奶都不喜欢她。可是,她的外婆对她疼爱有佳,所以她和外婆的关系是最好的。可是,那年十三岁,她的外婆却永远的消失了,而且那天竟然是自己的生日。所以从那以后,她都不想再过生日了,即使曾经那个和她青梅竹马的段雨逍要为她庆祝生日时,都被她无情的拒绝了。

她恨自己出生在这一天,多少次她想忘记自己是在这天出生的。可是一直都无法忘记,她总会在这一天一个人躲在被子里偷偷的着她那在远方的外婆。她会悄悄的和外婆说话,她问外婆在远方过的幸不幸福。是否,她会把自己藏在心里的秘密通通都告诉她的外婆,因为她想那些秘密只有外婆可以理解。她还说她长大后要成为一个医生,她要帮助那些像生有外婆一样的病情的人们好好的活着。她说她不想再看到悲伤再发生在这种病情里。那是她对外婆的约定。

今年的这一天又悄悄的来到了她的身边,只是这却是一个不一样的日子了。

11月3日,一个洒满雨水的日子,漫天的枫叶在肆意的落下,亲吻着那掉落的雨滴,雨水把枫叶带走了,离开了他的母亲,流向了远方。狂风无情的刮走了这一切的浮沉,最后只剩下那枯拜的树枝在半空中摇摇欲坠。

十六年前的今天,也是一个雨水飞扬的日子,在这样的一个日子里,一个小降临到了这个世界,从此开始了她的生活之旅。

“傻丫头,今天是你的生日,你说我要送什么给你好呢?”

一大早秦琴枫走进教室就问段雨痕这个问题。

“啊,你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啊?我好像从没告诉你吧。”段雨痕好奇的问。因为很少有人知道她的生日,十四岁以后她都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她不想让人知道这个难过的日子。

“哦,对。你没有告诉我,可是我怎么会连我女朋友的生日都不知道呢?”

“一定是爸妈妈告诉他的。”段雨痕心想。

“我不想过生日,你也不用给我送什么礼物。”段雨痕的情绪突然有点。

“哦。那好吧。”秦琴也不想再去说什么了。因为他从她的父母那里知道了关于她的生日的。她父母把那些不的过去都告诉了他。所以他也不想再去追问了,他可不想看到她难过。

可是,他怎么会就这样放弃呢?真的不给她送礼物呢?他现在正在秘密的帮她准备着礼物,准备晚上给她一个大大的惊喜。

晚上六点。

“小傻瓜,我在你们宿舍楼下面,你下来吧?”

“啊,你在我们宿舍楼下面干吗呢?难道你还没有回家吗?”

“你下来就是了。我有事和你说。”

“你不会是骗我的吧?怎么这么晚还不回家啊?好了,不和你说了,我有事。”段雨痕把电话挂了。因为她以为秦琴枫是骗他的。可是……

“雨痕,段雨痕……”秦琴枫没办法,只好在楼下喊了起来。

“雨痕,好像是秦琴枫在叫你,你听见没有啊?”郁缓芯凑到段雨痕旁边说,怕她没有听见。

其实段雨痕也有听到好像是有一个人再叫她。可是,却可能是因为自己太想他了,所以出现了幻觉。可是一听郁缓芯这样说她也不得不承认那不是幻觉。

她走到窗户旁拉开窗帘,看见秦琴枫正站在雨中,忙拿上雨伞下去了。

“你怎么站在雨里面啊?怎么都没有拿伞啊?真是个大笨蛋。”

段雨痕为他撑着伞,俩人站在雨中聊着。

“哦,我因为想着要见你,所以忘记了。”

“忘记了,那你怎么不把我也忘了啊。”

“我怎么敢啊?”

“哦,对了。你这么急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啊?”

“恩?生日。这是送给你的。”秦琴枫把自己为她精心挑选的礼物拿给了她。

<吉林手术治癫痫哪个医院好p>“不是告诉你不要给我买礼物的吗?怎么?”

“不是啊。可是,我还是想给你买吗?这可是我第一次给女生买礼物,你就收下吧?”

“那好吧。看在你这么大雨还给我送礼物的份上我就勉强收下吧。”

虽然段雨痕嘴上这么说,可是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秦琴枫静静的抱着她,仿佛像要把她融化。

雨水敲打在雨伞上,随着伞沿慢慢的流下来,滴落在他们的身旁,好像为他们的幸福鼓掌。

“那我先回去了,你上去吧。”秦琴枫松开了她。

“恩,那好。明天见。”

秦琴枫跑向了雨中,只留下段雨痕一个人站在那儿看着他那渐渐远去的背影,只要完全消失了,她才走上楼去了。

段雨痕打开盒子,里面是一个精致的砂漏。砂漏下面来有一张纸,段雨痕打开,认真的看了起来。

“小傻瓜,首先要和你说声生日快乐。但愿你可以每天开开心心。”

“时间的砂漏或许会让我们忘记一些事情,可是沉淀下来的,却是我们最美丽的记忆。我会永远记住那些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每一缕属于你我的空气,每一剖我们曾一起走过的土地,每一颗我们曾一起仰望过的星星,每一个我们曾一起许下的心愿。我希望我们可以永远的在一起,好吗?”

“我知道这不是一个很贵重的礼物,却代表了我对你的真心,我希望你也可以永远记住和我在一起的每一分钟。你知道吗?这是我第一次给女生送礼物的,我希望你会开心哦。”

“我知道你不喜欢过生日,也知道你不喜欢的原因。伯母都告诉我了,可是我要对你说,不要总记着那些事心的事情,过去了的就过去了。请打开你那的心扉,我相信你会明白的。我喜欢看到你那可爱的笑脸,我不喜欢看到你伤心难过,那样我也会伤心的。请擦拭你那悲伤的眼泪,不要让它再流下了。”

“最后,祝我的小傻瓜永远快快乐乐,幸福。我们永远不分开,我会永远爱你的,小傻瓜,你听见了吗?我爱你。”

“哦,我记起来了,里面还有一个棒棒糖,是我送给你的。我希望你像棒棒糖一样,永远微笑挂在脸上,答应我,好吗?”

永远爱着你的枫子

2010,11,3

看着秦琴枫写的,段雨痕眼泪不知不觉的流了下来。她从来都不知道原来他为她付出了这么的多。她在心里暗暗发誓,以后一定会好好的去爱他,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宝贵爱情。

“琴枫怎么还没有来呢?”段雨痕问前面的郁缓芯。

郁缓芯开玩笑的说。

“怎么就想他了啊。我想他一定是还在睡懒觉忘记了起床吧?你不知道他最喜欢睡懒觉吗?”

“我想应该不会吧?就算是他睡觉他现在也应该来了啊。今天怎么还没来呢?”

郁缓芯一想。

“也对,他最晚来也应该不会这么晚来啊。今天怎么还没来,这也真的奇怪了。”

“缓芯,你可以打电话问下你妈妈他到底怎么了?我怕他出事。”

“好了,我知道了。我现在就打电话给我妈妈,问问他为什么今天没有来上课?”

“恩,好,谢谢你啊。缓芯。”

“喂,缓芯啊。你给妈打电话出什么事了吗?告诉妈妈。”郁小美紧张的说。

因为郁缓芯从来不会在上课的时候给她打电话。

“哦,妈,我没事啊。我是想问问琴枫今天怎么没来上课啊?”

“你是说少爷啊。少爷昨晚回来就病了。到现在还在家打点滴呢?”

秦琴枫因为昨晚为段雨痕送礼物,在外面淋了雨,所以昨晚一回家就发烧到四十度,一晚都没有睡,到今天早上烧才慢慢退了。现在还躺在床上打点滴呢?

“啊?琴枫病啦。”

“什么,琴枫病了。”段雨痕也听到电话那头的声音,着急着。

“等下,我问问我妈妈到底怎么回事,你先别急。”

“恩,好。你问吧。快点。”

“恩,对啊。少爷病了。昨晚发烧到四十度呢?到早上高烧才退,现在还在打着点滴呢?”

“哦,那妈,严不严重啊。”

“医院帮他看了,现在没事,你们放下吧。我会好好照顾少爷的。”

“恩,好。那妈。先这样。我挂了。”

“恩,好。”

“你妈说琴枫生病了。”

“恩,对啊。我妈说昨晚琴枫高烧到四十度。”

“什么,四十度。”段雨痕听到这,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

“恩,是啊。不过现在没事了。你不用担心。”

“哦,那就好。谢天谢地。”

“缓芯,我可以拜托你一件事情吗?”

“什么事情说吧。只要我能帮你,我一定会帮的。”

“我想等下上完课去看看琴枫,你和我一起去,好吗?”

“哦,当然可以啊。其实她也想去看看琴枫现在怎么样了。”既然她说去看他,那她当然是乐意咯。

“那谢谢你啊。”

“谢什么啊。谁叫我们是姐妹呢?”

“恩,呵呵。有你做姐姐真好。”

“小丫头。”

下午上完课,她们俩个坐车去了琴枫家。

“女儿,雨痕,你们怎么来了啊?”

“妈,我们很担心琴枫,所以来看看他。他现在怎么样啊?”

“哦,他在楼上,你们自己去看看吧。”

俩人上了楼,来到了琴枫的房间。

“琴枫,你怎么样啊?还好吗?”段雨痕冲进房间,拉着秦琴枫的手说,眼泪掉下来了。

“傻丫头,哭什么呢?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秦琴枫为她擦掉眼泪。

“都是我不好,都是我让你生病的,你打我骂我吧?”

“傻瓜,这关你什么事呢?再说就算是为你生病我也很高兴啊。”

“大笨蛋,不要乱说。我要你好好的,我还想你陪着我呢?”

“傻瓜,我当然会陪着你咯。永远,永远…。”

他们俩个人一见面就开心的聊了起来,却没有看见站在门口的郁缓芯。郁缓芯看到他们那么甜蜜,心里也放心了。

“哦,缓芯。你也来了啊?进来吧。”

“不了,看到你很好我就放心了,你们慢慢聊吧?我去找我妈。”

郁缓芯走下了楼,去陪她妈妈了。”

“琴枫,我想留下来照顾你,你说好不好啊?”

“好是好,可是你明天还要上课呢?你等下还是和缓芯一起回去吧。我很好,真的没事。”

“不,我就不走。我明天早上在去上课。我想多陪陪你。你为我付出了那么多,我也想为你做点什么?”

“那好吧。”

“恩,琴枫真好。”

段雨痕在秦琴枫脸上蜻蜓点水的吻了一下。然后和他在那开心的聊着。

当郁小美看到自己的女儿无精打采的走下来。”

“缓芯,你怎么下来了?怎么不去陪少爷呢?”

“哦,琴枫有雨痕陪着他,他不需要我陪。”

缓芯,你怎么了?怎么看起来心事重重的?有什么事情你可以告诉妈妈吗?”

“妈,我的心好难受。”

郁缓芯哭着抱着她妈。

“孩子,我的好孩子,你到底怎么了?可别让妈妈担心啊?”

“郁缓芯把自己喜欢秦琴枫的事情都告诉了她母亲,还告诉了她秦琴枫现在心里只有段雨痕。

“女儿,不哭,不哭。你永远是妈妈的好女儿,妈妈相信总有一天少爷会发现你的好的。”

其实她上次问她的时候就看出来了,可是那次她却没有承认。她想难道自己的女儿也要步自己的后尘吗?可是她却无法帮助她。因为这是她无法改变的。

时间总是在我们不经意间悄悄的流逝,让我们无法去触摸它的温度,只能跟随它的脚步,慢慢的向前爬行。

“同学们安静,马上就是元旦了,学校要组织一个元旦晚会,希望大家都可以涌跃参加,不要怕出丑,要相信自己,老师也相信你们。”

当上课的铃声敲晌时,一天的学习时间又将起航,带着对生活的热爱,他们都认真的听着老师的讲课。

阳光在一丝丝的虚弱,时间也在一丝丝的流逝着,一天的时间就这样从笔缝间流过。

时间一天一天的就这样悄悄消失着,在这些日子里大家都很好,可是都在讨论着元旦晚会的来临。

作为钢琴王子的秦琴枫当然参加了这次的活动,许多人都在期待着他将会带给大家怎样的音乐听觉,那一刻应该会是最幸福的瞬间吧。

为了这次的元旦晚会,秦琴枫正在练习一首叫《爱情的誓言》钢琴曲。他只所以选择这首钢琴曲是因为他想借这首钢琴曲来表现他对段雨痕的不变誓言。

他这几天秦琴枫每天放学以后都在家练习着这首歌,什么都不管就算是他最喜欢的段雨痕这几天也很少找她玩了。因为他希望在演唱时不会出现错误,秦琴枫对待音乐从来都是一丝不苟的,他不希望在自己的音乐里有任何的瑕疵,他只想把音乐做到最好。

当然段雨痕现在对秦琴枫已经是很了解了,她也知道他现在要好好的去练习,所以也没去打扰他,只是当她每晚睡觉前会和他聊几句。

“你准备的钢琴曲是什么啊?可以告诉我吗?

晚上,著名癫痫病医院段雨痕照样找秦琴枫聊天。

“不行,这是不能说的秘密。等到了那天你就知道了?”

“不说算了,小气鬼。哼。不理你了。”

“先别生气。你要相信我,到那天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惊喜的。”

“那好吧。那我期待你给的惊喜哦。”

“恩,好。不早了,明天还要上课呢?早点休息吧。”

“恩,你也是哦。晚安。”

“晚安。小傻瓜。”

每天晚上和段雨痕说晚上成了他最幸福的事情。

“琴枫,你最近准备的钢琴曲是什么啊。可以说来听听吗?”

一天早上郁缓芯追问着秦琴枫,可是他连段雨痕都没有告诉,怎么会告诉她呢?

“对不起,天机不可泄露。”

“怎么这么神秘啊?到底是什么呢?”

“不要问了,到了那天你就知道了。你呢?你准备的是什么啊?”

像郁缓芯这样多才多艺的女生,这么大的盛会她当然有参加咯。这一次她让许多的男生都对她仰慕。

“哦,我准备的是一首歌曲,《你们要快乐》。”

“是吗?那你要好好努力哦。我看好你哦。”

“恩,谢谢。你也是哦。”

“好,我们一起努力。”

终于这一天悄然而至,体育场现在已经是人山人海,好像都怕错过这一次难得的时刻。还有半个小时元旦晚会就要开始了。大家都静静的坐在下面着那一时刻的到来,听着时钟滴滴答答的一秒秒流逝。

“,星空璀璨;今夜,月满轩尼,今夜是一个欢乐的时刻,今夜,我们有缘在这相聚……”

随着主持人的声音,元旦晚会正是上演了。

首先上演的是一首《爱我中华》的歌曲,一队穿着青一色的衣服的表演者带着他们轻快的步伐来到了舞台上,演唱着他们心中最真诚的声音,那歌声响彻了这片安静的……

接下来的一个节目是一段街舞,台下响起了一片呼唤声,似乎诉说着这段劲爆的舞曲,他们是那么的收放自如,真是让人佩服啊。

然后一首歌曲更是让同学们都被深深的感动了。

“下面有请我们的郁缓芯同学为大家演唱一首《你们要快乐》,欢迎。来点掌声吧。”

舞台下面顿时晌起了雷鸣般的掌声。都在为这个甜蜜的女生喝彩。

虽然郁缓芯也许穿的不是很好,可是她的朦胧,还有那一双水水的眼睛,曾经让多少男生对她倾心,就连是和她同桌的萧翔宇都曾经向她告白过。

可是,她却都没有接受,因为她的心里还深深的喜欢着一个人。她对那些男生都没有感觉,她只会在每个夜里面偷偷的想着自己喜欢的那个人,偷偷的看着他和自己喜欢的女生说说笑笑,她只要可以每天看着自己喜欢的那个男生就好了。这是她最大的幸福。

一首《你们要快乐》唱出了许多人的心声,把他们的心都唱碎了,也唱碎了郁缓芯自己的心,把她的眼泪都唱出来了。

舞台下的许多同学都被这首歌感动的哭了,就连是一向从没有哭过的段雨痕也流下了那最珍贵的眼泪。

这一刻,那些男生的心都被这个女生牵动着,他们多么希望自己就是那个人,可以好好的去保护着她那脆弱的心,都不忍看到她的软弱。

接下来的几个节目都是叫人激动不已,真是不敢去相信这是高中生可以表现出来的,真是太精彩了。

最后出场的,是秦琴枫,只见他穿着一件非常绅士的衣服,缓缓的走上台,先给大家深深的鞠了一个恭。

走到钢琴对面,静静的坐下来,开始了他又一次的演奏,当琴声响起谁,下面都变的安静了,好像都被这种高雅的声音感动了,那声音是那么的完美,清纯而不带一丝杂质。

琴声缓缓的流淌着,最后流进了他们那心里的最深处,一切的浮华,在琴声的渲染下,显的那么不堪一击,他们好像连自己的心跳都可以听见了。

琴声飘向了每一个角落,弥漫在空气里,洗净着人们的疲惫。音符在刘枫的手指间跳跃着,感染着每一个人,每一片树叶,每一只小鸟,每一缕。

当最后一丝音符划过时,把整个夜空都唤醒了,兴奋的掌声响彻整个体育馆,真是叫人意犹未尽。

秦琴枫的粉丝都尖叫着,为她们心中的偶像加油着。疯狂的举动真的是叫人大跌眼镜。

喊着“琴枫,琴枫,我爱你,永远支持你……”

秦琴枫走到舞台中央,开始了他的一段让人扣人心弦的爱情誓言。

“谢谢大家,希望大家安静。谢谢。”

“这首钢琴曲是我为一个女生弹奏的,我希望她可以知道我对她的誓言是永远不变的真理……”

“雨痕,雨痕,雨痕……”

大家都在呼唤着这个幸福女生的名字。他们俩个人的爱情故事,早就在学校被传开了,他们真是让人羡慕的一对金童玉女。是许多人梦寐以求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爱情。

“对,这个人就是段雨痕,我最喜欢的女生。”

“我要对她说,段雨痕,我喜欢你,真心的喜欢你,我希望我们可以一生一世在一起,我会好好保护着你,我会让你成为全世界最幸福的女生。”

他走下台,把段雨痕拉上了舞台,亲吻着她的额头。

台下一片感动的泪光,都被这一幕给深深的感动了,可是她们又有点嫉妒,嫉妒那个人为什么不是自己呢?她太幸福了。

“雨痕,我要你一辈子不离开我,永远和我在一起,好吗?”

“恩,好。我答应你。”段雨痕的微笑此刻挂满了脸庞,害羞的抱着秦琴枫。

这场精彩绝伦的元旦晚会由于秦琴枫和郁缓芯的出现,显的更加流光溢彩。唤呼声掌声交织成一曲最美丽的高山流水。

这场元旦晚会以秦琴枫最后的出场落下了圆满的帷幕。

可是也许最感人的,是秦琴枫那对一个女生不变誓言,这一份的真心,深深打动着在场的每一个人,更是打动了段雨痕的心。

也有郁缓芯那对爱情的祝福,她告诉了每一个人,喜欢一个人并不一定要拥有,只要自己喜欢的人快乐,那样就好了。

他们的心都深深的打动了所有的人,就连上天都被他们感动了,泛起了点点雨滴,撒落在人世间,传成着这一段感动。

一个星期又这样轻轻的滑过了,明天又是星期六了,这是秦琴枫最喜欢的日子,因为这样他就又可以和段雨痕在一起了。他多么希望每天都是星期六啊。他很想明天都可以陪着她,每一分一秒的守候在她的身旁。

“雨痕,明天又是星期六了,你说我们去哪玩好呢?”

这些天以来,他们每个星期六都会一起出去玩,那是他们最幸福的时光。

“我现在还不知道,你让我好好想想,明天我再告诉你,好吗?”

“当然好了,小傻瓜。

“那明天见了,拜拜。

“恩,明天见。拜拜。

秦琴枫回到家,静静的等待着明天的到来。

晚上,秦琴枫给段雨痕打电话。

“小傻瓜,在干吗呢?

“干吗给我打电话啊。不是说明天见吗?

“难道明天见就不可以给你打电话吗?我很想你嘛。所以就给你打咯。

“少给我贫嘴了。找我又有什么事情吗?

“没事啊。我会有什么事呢?

“哦,没事那我挂了。电话费不要钱啊。虽然你家很有钱可还是要知道节省。再说毕竟这不是你的钱,是你爸妈的钱,所以……

段雨痕把秦琴枫教训了一顿,好像她现在是他们家的人一样,这么的嚣张。如果哪天真要是成了他家的人那还了得。

可是秦琴枫虽然被她数落了一番,却很是高兴,因为这样说明她很在乎他。就算是她说的不对他也要说对,谁叫他是那么的喜欢她呢?最后他只能说。

“哦,我知道了。我会的。一定会紧记你的教诲的。

“呵呵呵,这还差不多。那我挂了,你也早点睡吧。

“等下。

“又怎么了,你不是没事吗?

“哦,我是想问问你明天到底想去哪玩,我好做安排啦。

“我不是说了明天再告诉你吗?你怎么这么急呢?

其实段雨痕早就想好了明天要去哪玩,可是她却还是不想告诉他。因为每次告诉他他都会先做安排的,其实她不喜欢这种。她想看看到时候他到底会给她一些什么惊喜。

“哦。那好吧。秦琴枫也没有再问下去了。

“恩,好。晚安。

“晚安。

黎明就这样如期而至,新一天又将来临。

“小傻瓜,现在想好了要去哪玩吧?

“恩,我们去海边玩好吗?我很想看看大海,我好像还没有去过海边,只是在梦里面见过大海呢?

其实段雨痕看过大海,就是上次她和郁缓芯和秦琴枫一起去的。可是,后来她失忆了,什么都忘记了,所以她以为自己从没有去过,只是在她的脑海里面总会有一幅她和俩个人去过海边的情景,可是那俩个人她却一直都看不清楚,模糊的让她每次都想去努力看清,可是那俩个人却越来越远。一直到消失在他眼前。

“哦,好啊。那我们就去看大海。

俩个人来到海边。

“哇,好美的海啊。我还从来没有看过大海。每次总是听别人说大海是多么的美,每次都只能羡慕的听着,想象着他们言语下的海。今天终于见到了。我好高兴啊。”

太原去哪治疗癫痫病好>当段雨痕再一次看到大海时,她发出了一样的赞叹。当她说出这段话时,她好像感觉自己在很久以前自己也说过同样的话。她想也许是在梦里吧。

可是,当秦琴枫听到这段话时,却以为她记起了以前的事情。他激动的摇晃着她说。

“雨痕,你是不是记起来了,是不是啊?”

可是段雨痕的表情和话却让他再度看到了失望。

“记起,记起什么啊?”

“你以前也说过同样的话,也是面对这片大海的时候。”

“啊,什么。真的吗?我刚才也感觉我好像是说过这样的话。可是我以为那是我在梦中说过的话,原来是真的。”

“恩,是真的。那是我们第一次来到这海滩,还有郁缓芯。可是后来你却出了车祸,所以什么都忘记了。”

说着说着,秦琴枫的情绪低落了。他好像还在为当初那件事情后悔。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让我想想啊。”

段雨痕闭上眼睛想去找寻回那段曾经丢失的记忆。可是发现越想头却越痛。

“啊。我头好痛。好痛。”

“你怎么啦?没事吧。头痛就不要再想了。没关系的。”秦琴枫紧紧的抱住她。

每次秦琴枫想去让她记起以前的事情,她的头都会痛,所以后来慢慢的他也不想再去让她记起了。其实他自己也不希望段雨痕可以记起曾经的事情,因为他怕她一旦记起,或许想到那个和她青梅竹马的段雨逍就会抛下他去找他。虽然她现在是很爱自己,可是当她曾经的那段感情被拾起,他真的不敢却信她是否还会深深的喜欢着自己。

可是,他的考虑是多余的,因为当她再次拾起曾经的那段时,她还是深深的喜欢着她的,她说曾经只是一个,现在才是她要好好去把握的。

段雨痕停止了回忆。

秦琴枫拉着她的手在沙滩上静静的走着,他希望可以一辈子就这样牵着她的手走下去。

夜幕渐渐的笼罩了整个夜空,阳光溜回家睡觉去了,星星开始忙碌起来,露出了小脑袋,发出了明媚的光亮,来照亮这个死一般的寂静。

他们坐在沙滩上,看着过往的渔船,看着这一切的忙碌。仰望着星空,忽然一颗流星旋转在秦琴枫的视线里。

“快看,快看。小傻瓜,流星,流星。”

“在哪啊?”

“在那,看。”秦琴枫指着流星对段雨痕说。

段雨痕看见了,却低下头。双手抱在一起。

当秦琴枫看到她这样问。

“你在干吗呢?”

“嘘,快点滴下头,像我这样。许愿啊。”

“哦。”

秦琴枫也像她似的滴着头,口里念着心中的那个心愿。

“你刚才许了什么愿望呢?”

“不告诉你,你呢?”段雨痕调皮的说。

“你先说,我再告诉你?”

“那好吧。我希望我们可以永永远远在一起,永远像现在这样不分开。”段雨痕安静的说着这个的心愿。

“傻丫头,我们当然会永永远远的在一起了,一辈子。”

“恩,现在该轮到你说了。你许了什么心愿啊?”

“不告诉你?”

“你骗人,你骗人?”

段雨痕有手在秦琴枫的胸前轻轻的打着。

“好了,好了。我告诉你。我许的心愿其实是和你一样的啦。”

“哦。”段雨痕低下头羞涩的偷笑着。

“我妈妈小时候告诉我说,看到流星的人会一辈子幸福。只要对着流星许愿就会实现的。你相信吗?”

“恩,我当然相信了。”

其实秦琴枫不是很相信,可是段雨痕这样问他,他怎么会说不相信呢?那段雨痕还不把他扁一顿啊。

时间就这样的静静的走过了俩个了,现在的他们都已经是十八岁了。秦琴枫现在是越来越帅了,段雨痕也是越来越漂亮了。他们还仍然是那对让人羡慕的金童玉女。可是一场死亡的噩耗正在慢慢的向这俩个相爱的人袭来。

这几天秦琴枫感觉自己身体越来越虚弱,没有生病却比生病更加的严重。他想自己一定是得了什么病吧。所以星期六,他叫上了郁缓芯和他一起去医院看看。他不敢告诉段雨痕,因为他怕一旦他真的怎么样了?那她一定会很难过的。

“琴枫,我们明天又要去哪玩呢?”这天放学,段雨痕拉着秦琴枫的手说。

他们每个星期六都会一起出去玩的,这俩年来从没有间断过。

“哦,明天,明天…我明天还有事情,我想我去不了了。”

“有什么事啊?可以告诉我吗?”

“对不起,我真的不能告诉你的,可是我真的是有事。”

“哦,那好吧。你忙你的吧。哦,对了我明天还有事,那你先去忙你的吧。我走了。拜。”

段雨痕为秦琴枫解释着,不让他为自己感到抱歉。

虽然段雨痕不愿去接受这个事实,可是她怎么说也是一个明白事理的人。和他接触了这么长的时间,她现在已经完全相信了他,所以她才没有再问下去了。

一早秦琴枫就和郁缓芯来到了医院,可是结果却是让他们很是悲伤。

“医生,我到底怎么了?”

“哦,如果我没有检验错的话,你得的是胃癌,而且还是晚期。可是……”

医生经过对他身体的检验,已经知道了他已经患了癌症。可是他却不愿打击他,毕竟他还是一个的小伙子。所以他才说有可能,没有很直意的告诉他。

“什么,这怎么可能呢?医生我的身体一直都很好啊。我怎么会得这种病呢?你是不是搞错了啊?”

“对啊,医生,他身体一直都是很好的,并且很少生病的,怎么可能呢?”郁缓芯悲伤的说,眼泪都急的快掉下来了。

“哦,这种病和身体好坏是没有关系的。对于你得了这种病,我也感到很难过,可是你应该接受事实。”

医生还是坚定的告诉了他这个噩耗。毕竟他是个医生,他有让病人知道真相的权利。

“这怎么可能呢?不可能?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为什么,为什么,老天爷,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惩罚我……”

秦琴枫大声的高呼着,痛苦的跑出了医院。

也许当每个人在突然面对死亡的音训时都会是害怕难过的吧。更何况是一个年纪只有十八岁的孩子呢?

“琴枫,琴枫,你不要难过啦。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你相信我。”

郁缓芯跟在他的后面安慰着他,虽然她自己也的快死了。可是,她知道现在自己不能软弱,她要坚强。

“我要学会坚强,对,因为他现在只有我了。我不能哭,千万不能哭,我一定要给他勇气。”郁缓芯在心里告戒自己。

“缓芯,你说我真的会死吗?我死了没关系,可是你说我死了雨痕怎么办啊。我爸妈该怎么办啊?”

秦琴枫靠着郁缓芯的肩膀哭着说。

“琴枫,你不会死的,你一定会好好的活着的,你不是答应要和雨痕永远在一起吗?你不会放弃她,对吗?”

郁缓芯勇敢的安慰着秦琴枫,不让他再那么难过了。

“恩,我永远也不会和她分开的,我们说过要永远在一起的。我不会骗她的。”

“琴枫,我相信你一定做的到的。我相信你。”

“那你说我要不要告诉我爸妈啊?他们如果听见了我得了这种病一定会很伤心难过的,我不希望他们那样。”

“虽然你不希望他们那样,可是如果某一天你真的就这样轻轻的离开了这个世界,那他们一定会更加的伤心的。我希望你可以早点告诉他们,让他们给你想办法。他们一定会找到好的医生来治好你的病的。”

“也对,那我们现在就回家去告诉我的爸妈吧。”

“恩,我们一起走。”

当秦琴枫晚上吃饭的时候见到自己的父母,告诉了他们这件事情。

“爸妈,我…我…”

“枫儿,你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就说吧?妈妈听着呢?”

“对,有什么事情你就说啊?你看你把弄的很着急。”

“那我说了。”他还是望了一眼自己的父母。

“说吧。爸妈都听着呢?”

秦琴枫的父母很是紧张,因为他们从来都没有看见过自己的儿子像今天一样这么的吞吞吐吐,他们也猜到了一定不会是什么好事的,可是他们却没有猜到境会是这样的悲情。

“我,我得了胃癌。”

“什么,我没有听错吧。你怎么会……”胡玲差点没坐稳摔下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告诉妈妈好吗?”

“最近我觉得自己身体越来越差,今天放学我和郁缓芯一起去医院检查了,结果医生说我患了胃癌,并且还是晚期的。”

“这是真的吗?缓芯。”

“恩。是真的。”郁缓芯忍着哭告诉这是真的。

“不,我不相信,一定是医院弄错了。走,枫儿,我们现在就去医院。一定是弄错了。”

秦琴枫的母亲被这个噩耗完全丧失的理智,现在是晚上,医院早就关门了。

“妈,对不起。秦琴枫哭着抱着他妈。可是这一切却是事实,我们都改变不了的。”

“不,不会的。我儿子不会出事的,我不信。每天我们一起去医院,妈妈陪你去医院。一起去……”

说着说着胡玲晕过去了。

首发散文网:

© wx.smvno.com  童话故事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