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散文精选 >

离婚的背后_散文网

都说八月十五的十六圆,可今却没有一丝星光,沉沉的黑幕把万物笼罩在其中,忽来的疾风将路边的柳枝肆意的摇摆,并发出令人胆怯的呼呼之声,此时我的心剧烈的跳起来,呼吸也有点急促,抱着五岁的女儿,深一脚浅一脚的吃力地走在回家的胡同里,心里有点埋怨,如果不是母亲挽留我,非要吃一顿饭,这时早到家了。

我走到家门口,一手抱着女儿,一手急切的敲门,手尽然触到门栓上的铁锁,原来丈夫不在家,我的心莫名的揪了一下,有点失落,眼眶里蓄满了泪水,就是没有流下来。重重的吸了吸鼻子,手伸进裤兜摸钥匙。也许是抱女儿太久了,小腿尽然剧烈地发抖。我打开大门走进院子,沉沉的黑一片静寂,唯有邻居家的灯光射过墙头,惨淡地照在主屋门前的台阶上。我借着这束昏暗的光线快速走到里屋门前,一脚踢开门,便抱着女儿进去。顺手一触门边的开关,屋子马上亮了起了,我的心瞬时踏实了。急忙把女儿放在床上,便累得一点力气也没有了,随后瘫坐在地上,嘴角感到淡淡的咸,不知是泪珠还是汗滴滚落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我才常常舒了一口气,手拄着地面站起来,上床安顿女儿睡觉。我怕弄醒女儿,双膝跪着轻轻脱去女儿外面的衣裤,只留下小背心、小短裤,然后盖好被子,亲了亲额头,就蹑手蹑脚的下床了。我走坐在沙发上歇息,一股刺鼻的酒味迎面扑来。眼睛瞪着茶几上的空酒瓶,气得真想把酒瓶就地摔个粉碎。不知为啥,总觉得丈夫变了个人,越来越不像话了,最近不顾家不说,还嗜酒如命。若是以往,我带着女儿天黑还没有回家,他一定会急着去迎接我们。可如今,对他的不满如滔滔江河从胸口一泻而下。我发现空酒瓶下面压着几张折叠的纸,凝视了半天,才拿到手里打开,尽然是丈夫给我写的一份信。显得很吃惊,不明白丈夫摆的这是哪一出,急切地读下去:

最后一次喊你一声“菊”听了后不要陶醉在幻想的温柔蜜语里,这是温柔的陷阱,就像你走进这个家,一样是陷阱。我不你,我一直爱的是小梅,至今还是,为了等她,错过了好多姻缘。你也知道,凭我的一表人才,还愁找不到黄花闺女吗?当时找你,纯粹是为了照顾和伺候我的母亲,母亲都瘫痪十多年了,我这样做,也是为了母亲晚年能够过得。这三年,你对母亲的敬我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就是亲生儿女,也莫过于此。其实我知道,你也不爱我,每次看到你躲着我,偷偷吃避孕药,我就觉得你很残忍,你尽然是如此冷酷的,想要我今生膝下无子无女。也许,你是为了良心的愧疚才精心照顾我母亲的吧?可我不明白为什么,我尽是那样的疼爱你的女儿,其实她在我心里,从你进家门的那一瞬间,我就把它当成了自己亲生的女儿,打算像宝贝一样的抚养。整天就喜欢逗着她,更喜欢用嘴亲她的小脚丫,用额头贴她的小脸蛋。每天下班回家,看见女儿倚在门口,一双黑而亮的大眼睛扑闪扑闪得透着机灵,我的心就莫名的感到。抱起女儿,用胡子扎女儿的小手、额头,一天来所有的疲劳顿时都融在对女儿的爱意里……这样其乐融融的日子一晃三年过去了,母亲也走了。你的使命完成了,我们彼此都应该从温柔的陷阱里跳出来,走向现实。忘了告诉你,女儿的病检查结果出来了,是先天性心脏病,最严重的一类叫“法乐四联症”,听医生说做手术可以根治,就是费用比较贵,你有个心理准备。摊上这样的事也该我们不幸,家里又没有积蓄。我的房子就留给你吧,存折上的几千块钱,我一分也不要了,留给你贴补家用吧!你也不要着急,也许会出现好人帮你的,我们一起奇迹出现吧!协议书已经写好了,我什么也不要,净生出户。下个月我就和小梅了,希望你尽快签字吧!执笔:辉。

看完信,我气得心控制不住的颤栗起来,眼里尽是如此的空洞,除了,一片迷茫。真是“夫妻本是同林,大难来临各自飞。想想绝情的丈夫,重病缠身的女儿,瞬时觉得天要塌下来了,压得我透不过一丝气来。泪水浸泡了丈夫的字迹,已显得模糊不清。没想到女儿的病仅是如此的严重,怪不得丈夫最近一反常态,变得哪里的癫痫病医院好阿沉默,嗜酒如命。家里的活也不干了,整天早出晚归,原来是为自己将来做打算。我忽然明白了一切,现实是那么的刻薄、寡情,我尽然把想象的那么、高贵,原来这只是一个温柔的陷阱,还好,由于我的自私,让我陷得不是很深。我起初心里犹豫着要不要给他生,怕生了后丈夫会把爱偏向自己的孩子,而苦了我带来的女儿。三年来,总觉得丈夫对自己的女儿好,就是希望我尽心的伺候瘫痪的婆婆,心里时常为这种猜忌内疚、纠结。虽说每次和丈夫恩爱后,我都躲着他吃避孕药,可我的心也很,我因这样猜忌他自己,懊恼自己。我也曾遐想丈夫很爱我,才顺着我的想法没有强迫我去大医院做检查。原来在他心里,我只是一个临时雇佣的保姆。婆婆都走半年了,我也该下岗了,女儿的病只不过是我下岗的导火线而已。我忽然觉得,爱情其实一文不值,脆得如一张白纸,即使在上面涂满滚烫炙热的,依旧禁不起一丝一毫的风浪。我还想着婆婆走了,家里有点冷清,想拥有一个和丈夫共同的孩子。还好我没有付之行动,丈夫就露出了自私的本色。此刻,对他恨之入骨。虚伪!没想到丈夫尽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子,到最后都不愿揭去虚伪的面纱,还要说些假情假意的话恶心我,我觉得这样虚伪的人,留在里,简直就是耻辱,我要快速的将他从心里连根拔起,今生、来生都不想再见到他。我从抽屉里取出笔,在离婚书上用颤抖的手歪歪斜斜地写上自己的名字。感觉上天是如此的对我不公,自己就像一朵黄连里长期浸泡的野花,尽然不知道要在那里扎根。

牛奶打翻了,日子还得过。虽说我怨恨命运的不公,可为了女儿,前面即使万丈深渊,我也要尝试如何跨过去。不能让那个虚伪的男人看扁,我要向命运发出挑战。女儿这几日又晕厥了一次,并且稍微活动脸色就青紫。我从亲戚那里东拼西凑借了2万元钱,带女儿去省院做系统的检查。给女儿看病的是一位比较老成的男医生,身体有点发福,脸上始终带着浅浅的微笑,有种让人亲近的感觉。听说他姓高,是科里的副主任,医疗水平很不错。“高大夫,我的孩子在我们当地医院诊断为心脏病,现在稍一活动就青紫,这两天还晕厥了一次,我们那里的大夫说要在你们这里做手术,你就救救她吧!钱我会想办法的。说着泪水又蓄满了眼眶……”

“不要着急,坐下慢点说。小儿先心病目前治疗的技术成熟,如果手术顺利的话,一般不会影响以后的正常和。你不要太担心了”高大夫说着用手捂了捂听诊器,然后弯着有些发福的腰,将听诊器放在孩子的衣服里静静地听。听完后,他一边开着检查单,一边还宽慰我说:“先去做彩超,待结果出来再做决定吧!不要太担心了,你的孩子会治好的。”( 网:www.sanwen.net )

我从髙医生肯定的语气里,得到了鼓舞,从内心深处升起一股强大的勇于面对生活的勇气。“谢谢你髙医生,我孩子的病就拜托你了!”说着我弯下腰,向髙医生深深地鞠了一躬。

髙医生看见我的举动,有点吃惊,慌忙站起身:“你,你这是做什么?”被他生硬地质问时,我尽然什么也没有说,瞬时泪水在眼眶里打转。髙医生看到我的表情,又缓和了语气:“你别这样,我会尽力的。再说,医治孩子是我的本职工作。”

“谢---谢,谢谢!”我哽咽地说着抱起孩子,手里拿着检查单去给孩子做彩超。一小时后,彩超结果出来了。我拿着单子抱着孩子急切的去找高大夫。高大夫看见我抱着孩子大口喘着气走进来:“把孩子放在床上,坐这歇会吧!”说着他起身走到旁边的柜子前,拉开抽屉,取出一次性的纸杯,弯腰从热水器上接了一杯水,走过来放在我的面前:“喝点水吧,我看你抱着孩子楼上楼下的跑,也够累的。”说着拿起我递给他的彩超单子,认真的看了起来。我望着不是那么俊俏的脸庞完全被认真填满,尽然将嘴边的“谢谢”二字咽了回去。好长,高武汉哪有医院治癫痫大夫抬起头望了我好一会才说:“你女儿的心脏和肺血管发育都较差,做手术要比一般的患儿难度高。从彩超检查的结果看,要分期手术,首先行减状手术,先改善症状,为以后根治手术创造条件。你女儿的心脏构造畸形是比较严重的那一类,做根治手术最好去北京。”

“什么?要做两次手术呀?还要去北京?你们这儿不能做吗?高大夫!求求你帮帮我吧!我是农村来的,没有很多钱的,要去北京,那得花多少钱呀?”说着我站起身,抱着孩子哭了起来,感觉眼前是一片漆黑……

“要不你回去和家里人商量商量?”

“家里就我一个人,孩子爸出车祸死了。”此刻,我不想提起女儿的后爸,几天前还是我丈夫的那个人。

“奥!----难为你了!”高大夫沉默了许久,我低声抽泣着。

“你先回家准备一下,过几天给孩子做减状手术,改善一下青紫晕厥的症状。至于以后的根治手术,我和北京的专家联系一下,看能不能把他请到我们医院做,这样你就少花一半费用呢!”听了他说的话,我绝望的心再次燃起希望之火,心底升起一股勇于面对坎坷命运的勇气。

亲朋好友,大多都不富裕。回家后我又厚着脸皮东家拜托,西家乞求,才凑了一万元钱。这其中的人心薄凉只能自己体味。就在我四处打听那里有卖血的地方时,邮递员忽然来到了我家,递给我一张十五万元的汇款单,并附带一封快件信。我有种天上掉下馅饼的感觉,急切地打开信:

这十五万是给你女儿治病用的,你不用知道我是谁。我的女儿也得了心脏病,我知道做的苦,更能没有钱的心酸和无奈……一切都不重要,唯有女儿的健康让人值得付出一切。

简短的信,没有署名,更没有具体地址。我在瞬间的雀跃里陷入了迷茫,脑海里就想过电影浮现无数个相关的人,就是没有锁定送钱的那个人是谁。不管怎么说,觉得这十五万瞬时点亮了我今后的之路。我把一切准备好,就带着女儿和我娘家的人去住院做手术。虽说当时床位特别紧张,髙大夫知道我的具体情况,也没有再拖延,当时就给我们加了床。晚上是高大夫值班,他来查房时,仔细的又查看了女儿,并宽慰我说:“不用担心,孩子会没事的。”听了髙大夫的话和鼓励的眼神,我始终揪着的心放松了少许。我忽然想起朋友说的,现在做手术,术前都要给大夫偷偷塞红包,不然会把你的肠管给偷偷接错的。我的手在裤兜里捏着两佰元钱犹豫了好久,鼓起勇气将钱塞在髙大夫的衣兜里:“我没有多少钱,望高主任不要嫌少。”髙大夫微笑的面容变得严肃冷漠,将手放进兜里拿出我刚塞进去的钱,紧紧地握在手里,眼神冷冽而锐利,我慌乱地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周围的空气瞬时凝固:“你是不是觉得每一个大夫都得要红包,你给我钱时,心里是怎么想的?”冷漠的声音从我耳边响起,我吃惊的抬起头嘟囔着:“我再没有更多的钱了,你的大恩我会记住的。”高大夫听了我的话沉默了好久,尽然苦笑了几声:“放心吧!我不要一份钱的红包,你女儿的手术明天我也会尽力而为。你这样做,也是听别人建议的吧?其实很多医生,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即使病人不给他红包,为了他自己,他也会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将手术做得最完美。”说着将钱放在了床头柜上出去了。我拿起被我捏着已经变了形的钱,很是懊恼自己,不知为啥,心里为明天的手术更加惶恐不安……

第二天,女儿的减状手术很成功。看着髙大夫额头密集的汗珠,我忽然为昨日髙大夫拒绝红包出现的惶恐而惭愧;为自己具有阴暗的心而悔恨。也许,唯有自己体验了才是真的,就是眼见得,也不一定是真的,更何况是人云亦云呢!女儿输液观察了几天,就出院了。临走时,髙大夫又特意叮嘱我:“孩子的病会治好的,不要放弃。待孩子身体恢复了,我就给你联系北京的专家来我们医院做根治手术,费用也许能少花点。”想想髙医生对我们的照顾,我就越加鄙视丈夫的自私和薄凉。回家后过哪里可以治好癫痫了一周,我来医院办出院手续,尽然迎面碰上我丈夫今生最爱的小梅,只见她用一种怨恨的眼神盯着我,并走到我面前:“过的不错呀,你就没想一下辉的日子?”我听到她嘲讽的口气更加讨厌他们:“不要在我面前提那个卑鄙自私的小人。”“啪”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小梅就狠狠地对我扇了一个耳光,并且凶狠地说:“记住了,就算全世界的人骂他,你不能。你不但欠他的情,还欠他的一个肾。”“什么?你说什么?你给我说清楚?”我听了小梅含糊的话,很是吃惊,感觉她一定知道什么,顾不上脸疼,急忙拽住她的胳膊连忙问。小梅看到我吃惊的表情,尽然从鼻子里冷哼了几声:“真不明白,你有什么资本,辉尽然为了你的女儿去卖肾。”“什么?他卖了肾?难道他就是那个好心人?”“哈哈,你不吧?我也不相信,你的女儿又不是他亲生的,何况你给他连孩子都不愿意生,为什吗?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你带我去见他好吗?算我求求你?”此刻,我的自尊完全被突如其来的变化瓦解,顾不上路人嘲弄和不解的眼神,尽然双膝跪在地上,手紧紧拽住小梅的胳膊哭着祈求她:“收起你虚假的泪水吧,想见他吗?那就跟我走,他还没有出院。”“什么?他就在这个医院?”我的思绪很乱,理不出头绪,只是机械的跟着小梅来到他的病房。

我看见丈夫正躺在床上,闭着眼睛睡着了。消瘦的脸庞像纸一样苍白,突起的颧弓越显得眼眶塌陷,我的心感到有一把锥子一下一下刺着疼,我流着泪坐在床边,抬起颤抖的手想去抚摸他的肾区,又怕触疼了他,在空中犹豫了许久,手慢慢地落到他的脸上,丈夫的嘴唇也很苍白,我的手指轻轻触摸着嘴唇上浮起的死皮,心里难过之余,却也隐隐觉得暖暖的。也许是我颤抖的手指让熟睡的丈夫有了异样,他动了一下胳膊醒了,睁开眼看见我坐在身旁,眼睛放着光亮,瞬时黯淡下去:“你怎么来了?我们已经……”我听到丈夫沙哑无力的声音,泪水像滔滔江水从眼眶里一泄而下,哽咽着说:“我知道了,我全知道了,辉!”我双手握着丈夫冰凉的手指,放在我的唇边,一下一下轻轻碰触着。

丈夫沉默了许久:“奥!”我哽咽着问:“为什么要瞒着我?我以为你真的是在找保姆。”丈夫停顿了好一会,嘴角抽动了几下,眼睛发着亮光盯着我:“我不骗着、瞒着你,你会答应我这样做吗?”我望着丈夫柔和的眼神,心里很自责,坚决地摇着头:“不会,绝对不会。”丈夫握着我的手,用拇指的指腹轻轻地搓着我的手背说:“我那天去医院,医生说女儿要尽快做手术,才能缓解症状,但是若要根治,要做两次手术,由于女儿的心脏结构畸形比较复杂,手术难度很高,花的费用也比较多,总共下来得花十几万。当时听到这种情况,我感到面前一片漆黑,怕你知道会疯了,就没有告诉你。”

“你应该告诉我,我们一起想办法。你一个人扛着,我还在心里怨你、骂你。”说着额头贴在丈夫的手心自责的低声哭起来。

“我当时回家后,就放下家里的农活,瞒着你四处向亲戚朋友筹借费用,但朋友都不富有,借到的也是杯水车薪,不能缓解燃眉之急。感觉心里很烦,就借酒消愁。”听了丈夫的话,我才明白为啥丈夫那时忽然嗜酒如命。

“你应该告诉我。”我被丈夫的不知该怎么说,只是紧紧握着他的手,一分钟也不想松开。

“那天正巧碰上小梅,她去医院看望她朋友的,说是得了肾病,正在透析治疗,效果不佳,想要做肾移植手术,现在正在找肾源。我一听,立马就想到了自己的肾。我从小梅那里得知她朋友的地址,然后瞒着小梅,偷偷地去和她的朋友协商,她的朋友倒是很大方,说只要我的肾脏配型和她父亲的相符,钱不是问题。我跟着她去做检查,没想到真的很相符,我们便达成协议,我捐一个肾,她给我十五万的补偿费。”丈夫说话有点费力,也许是身体还很虚的缘故吧!想想当时我还用那样恶毒的话骂他,我的心就更加的难受……

“你给我寄的离婚协议书还在小梅那儿得了癫痫病怎么办呢!你尽然一点也没有犹豫就签字了!”丈夫用手捋了一下我额前垂下来的一缕头发,有点埋怨的说着。

“我被你写的那封信给气昏头了,当时只觉得自己的被骗了。你尽然说你爱的是小梅,你娶我就是为了伺候你母亲,并且女儿得了重病,你给我又写了那么绝情的信,我能不相信吗?”我尽然委屈地再次哭起来。

“多大的人了,还哭!看来我这辈子就陷在你的泪水里了。”丈夫一边用手给我抹着眼泪,一边微笑着说。

“听小梅说女儿出院了,手术很成功。”

“是的,回去后也没什么不适。女儿常问起你呢!说很想。”

“我也想女儿了,特别想。”

“这几天是谁在照顾你?”

“小梅的朋友很不错,给我雇了陪护,小梅也时常来看我。”

“做手术的时候很疼吧!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医生说了没?什么时候出院呀?”

“看把你急的,现在才关心我的身体呀!放心吧!感觉还可以,就是没有力气。现在刀口也不疼了,早晨已经拆线了,医生说明天出院。”丈夫仍旧握着我的手,幽深的眸子盯着我,眼里闪过一丝心疼。停顿了一会又接着说:“你也瘦了很多,我本来打算身体好了再告诉你,没想到你提前知道了。是小梅告诉你的吧!小梅这次帮了我大忙,她若是对你有什么怨言,你不要放在心上。”

“我知道,身体好了,我们应该好好谢谢她。”丈夫听了我的话,心里常常舒了一口气说:“我就知道,你最明白事理了。虽说小梅和我是高中同学,那时又是要好的恋人,可自从她考上大学,我们就结束了。”

“我知道,你都为我这样做了,我还能不明白你的心吗?”说着我慢慢俯下头,轻轻吻了一下丈夫的嘴唇。

第二天,小梅的朋友用车将我和丈夫送回了家。女儿见到丈夫,很是开心,亲昵地用双手抱着丈夫的脖子,小嘴一个劲地亲着丈夫:“爸爸!爸爸!你去那儿了?我要爸爸抱。”看到女儿整个身子爬在丈夫怀里,我急忙抱起女儿:“女儿乖,爸爸现在和你一样是病人,需要休息,不能抱妞妞的。”丈夫看到女儿憋着的小嘴,宠爱地笑了笑说:“妞妞是爸爸的心肝,等爸爸身体养好了,整天抱着妞妞玩。”说着丈夫用嘴亲了亲女儿的脸蛋。现在是农闲期间,地里没什么活。我呆在家里除了精心伺候两个病号,闲暇之余就接点活,裁剪衣服,挣点钱贴补家用。一个月后,丈夫看上去白白胖胖的,身体恢复的和正常人没什么两样,也许是的缘故吧!那天,天气不错,湛蓝的天空飘着淡淡的白云,虽说寒冷的风迎面扑来,心里却一点也不觉得冷。升起的朝阳从身后照射而来,我抱着女儿和丈夫走在路上,感觉心里暖暖的,似乎有使不完的劲。丈夫几次想从我怀里抱过女儿,我坚决不同意,就连女儿也稚气地说:“我让抱,爸爸是病人,妈妈说不能劳累的。”女儿说着给丈夫来了一个香吻,似乎在安慰她爸爸的情绪。我们到了医院,高大夫给我女儿做了详细的检查,说我女儿再恢复一段时间,就可以做根治手术了。当他听到我丈夫的情况后,为我丈夫做出这样的举动而深感敬佩,虽说丈夫的这种做法有点过激,也不可取,但就其精神是值得让人称颂的。尤其是我,这辈子遇上丈夫,说是我捡到宝了。他还对丈夫说,一个肾脏对人的影响不是很大,有的人生下来就有一个肾,大多是做体检时才发现,这在医学上叫先天性肾缺失。所以不要有什么顾虑,只要那个肾的功能正常,就没有什么影响。

女儿身体恢复后,过了一段时间,高大夫请来了北京的专家替女儿做了根治手术,手术相当成功。此后,女儿便活波的象一只小兔子,整天蹦蹦跳跳地粘着丈夫,嘴里总唱着“我是爸爸的小尾巴,爸爸到那我到那。”再后来,我生了一个男孩,可我感觉丈夫依旧偏爱着女儿,心里总是替儿子抱打不平……

首发散文网:

© wx.smvno.com  童话故事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