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情感日志 >

十里春风,如同高中_散文网

路飞,对,是我。不要以为路飞就是《海贼王》里面的那小子,我承认我没有他的能耐大,不过再怎么着他也就是个虚构的人物,而我可是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男子汉。

在读冯唐的《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之前,我还从来没有思索过我的十八岁。只是记得在十七八岁的时候,我还在读高中。

高中时代是的,关于青的好像总和中学时代分不开,也好像和的情分不开。在高中时代,对于我是懵懂的,也未太在意这件事情,觉得很,如那本书中写的一样,大学里总会有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不过现在我真想把当年那本书的作者拉出来暴打一顿。当年我只是一股脑地拼学习,打算努力考个好大学,虽然最后也没考怎样。因此,我觉得还不如那个时候多想想和哪个姑娘谈个恋爱呢,如果当年果真在高中找个肯跟我的对象,也不至于现在老老娘整天催,催的就好像我真找不到对象似的。如今他们每天都热切地希望我能带来一个关于我和哪个姑娘在一起的消息,只有这样的消息才会使他们正眼看我说话,不过他们说也初中为什么管我那么严,因为初中时期真的有过和打过电话,如果哪个女生打电话找我,我老妈都会絮絮叨叨问半天,“路飞,电话是谁打的,找你干什么”之类的话语,而我爹也时不时地在我旁边提着我的耳朵叮嘱我一定不要早恋,要好好学习。年少的我,果真顺从了他们说的话,虽然那时候我心底曾有个喜欢的姑娘,每当我动心时,总能想起妈的叮嘱,好好学习,报效祖国,为此我觉得身担重任,连收复台湾为己任的心都有了。所以,那时候不敢对人动情,是真怕被老爸发现,如果被发现按照他那时候的暴脾气,会打断我的腿的,我也不禁想起他们说我是路边捡的这句话了。

有一种爸妈叫别人家的爸妈,比如我的发小阿宽,我一直羡慕他有一个疼爱他的爸妈,因为小的时候小霸王很流行,他要求爸妈给他买,他爸不出三天就会实现他的要求,当他想要一双滑板鞋的时候,他也会立马他。每当我嫉妒他的时候都会对阿宽说:“肥宽,你上辈子到底是干什么的,怎么生在那么好的家庭,你说咱俩出生的时候是不是被抱错了?”

阿宽和我是同一天出生并且是同一年,阿宽从小就有点肥胖,这大概和他爸卖猪肉有点关系,他智商还算跟的上,跑起来颤颤巍巍的,和小们一起玩耍的时候总是掉队或者慢半拍,后来小伙伴们都不爱带他玩,只有我对他不离不弃,对此,阿宽总会涕零地对我说:“阿飞,这么多年了,就你够意思够哥们,那些混蛋都不带我玩,不如咱们拜把子吧,反正咱俩是同一天出生的,就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吧?”我吐了一口唾沫说:“去你大爷,谁和你同天死,你那么胖没有我健康,你是活不过我的。”紧接着我又安慰他,说我们俩天生就是好,我不带你玩谁带你玩之类的话,阿宽更是的不行。我心想:若不是你经常偷你老爸的熟猪蹄给我吃,我才懒的带你玩呢。虽然阿宽肥胖不过长得还算说的。

我的高中算是一所成绩不错的中学,叫嘉诚中学,是用我们这个小城的名字来命名的,和香港的李嘉诚没半毛钱关系。学校是封闭式管理的,像我们住宿生,只有周四周天下午放学才可以出校门,而走读生每次放学也都得凭借出门卡出门,虽然后来走读生的出门卡丢的丢,扔的扔,但是他们混的脸熟了,所以门卫看他们一张张稚嫩而熟悉的脸比看出门卡还管用,不刷卡,刷脸。如果我们住宿生真的想光明正大从正门出去的话,就只好偷偷给门卫大爷一支烟了,或者冒着危险从露天厕所爬出去,爱吸烟的同学都穿着一身体面的名牌还好面儿,他们都选择用一支烟来行贿,而我则和大多数学生一样选择爬墙出去,反正身上穿的都是地摊货和山寨。( 网:www.sanwen.net )

高中管理相当严格,我们都不怎么有机会在校园闲逛,除非别人就餐时,你不去吃饭,这段是可以自由的,因此那些小情侣们也没怎么有时间谈情,,不过好像听说晚自习结束后,小花园【聚焦抗疫护工之女】武汉中际癫痫医院专家解析小涵涵病情里都会拥挤着一对对小情侣,他们在谈情说爱的同时也会时刻注意周边的情况,因为我们学校有个老师,是个棒打鸳鸯的主,每当花前月下,多少情侣想单独在一起亲热聊天的时候,都会被这个无敌讨厌的老师一声“干啥呢”吓跑。

爱情是纯粹的,那时候我们都很年轻,一张张稚嫩的脸庞,时刻在证明着,我们的和爱情不仅仅有我们自己做主,连我们不知趣的老师也跟着瞎掺和。

我们学校的晚自习九点四十结束,因此,当放学铃敲响那一刻,整个校园都是热闹的,由之前的一片寂静瞬间变成炸锅似的沸腾,大家都争先恐后的迈出教室,往宿舍狂奔,毕竟在宿舍洗漱是个很大的问题,我可是受尽了三年的折磨,三年都住在四楼,每当下面楼层疯狂用水的时候,四楼的水龙头就罢工了。

我们在教室没什么太多说话的机会,这也是为什么每天晚上熄灯后大家都有说不完话语的原因了,确实,高中是枯燥的,除了学习还是学习,没有什么太多的乐趣,不过大家好像对于讨论班上的某某女生挺乐此不疲的,尤其是我们宿舍的小眼镜同学,小眼镜是我高二同学,高二下学期从别的学校转过来的,据说给某一位主任送了一台时下流行的超薄电视机,这才得以转到我们学校,小眼镜个子中等矮我那么一两公分,瘦骨嶙峋,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金色框架眼镜时刻挂在脸上,俨然一副的样子。每当大家聊到某位女生的时候,小眼镜总会青青嗓子压低声音说:“各位兄弟,你们觉得我和咱班的小美配不配?”小美,人如其名,短短的黑发,高挑的身材,皮肤白皙,一双大眼睛,楚楚动人,关键还学习特别好,她是我们班多少男生心目中的女神,所以宿舍其他人都说:“你拉倒吧,小美会看上你,除非她瞎了。”用现在的话来说,小美是一颗刚长成的白菜,弹指可破,而小眼镜则是一头猪,只是他还没那么胖而已。不过当我们提到小美貌时,小眼镜就像喝了一坛醋一样,他一身诗意,总是朗读着写给小美的给我听:

【如果你是地球/那我就是/在有你的每个日/我都会围着你转/如果我是一粒沙/那你就是从海上飘来的一块贝壳/有我在、绝不允许任何人把你带回家】

读完之后还眯着本来就不大的眼睛问我:“飞哥,怎样,兄弟的功底还行吧?”我说:“确实很不错,连我都感动了,如果小美听到后,会不会激动哭啊,主要是你光读给我有鸡毛用啊。”小眼镜只是嘿嘿笑。不过直到小眼镜离开这所学校,离开这座城市,小美都没能有幸听到这段诗。小眼镜的做房产生意,后来做得越来越大,于是就举家搬到了省城,后来小眼镜告诉我:“路飞,知道为什么我没有对小美表白吗?”我支支吾吾不知为什么,他接着说:“爱情是美好的,纯粹的,是每个人都向往的,而我们都是稚气未退的,应该着眼于未来的发展,不能拘于个人爱情,再者说了,对于小美这样的好学生表白,那是一种亵渎。”直到后来过了几年我好像才有点明白小眼镜说的这段话,我应该对他另眼相待。刚开始小眼镜走后还会经常写信或者打我家电话联系我,后来他出国留学,自此,便再无他的音讯了。他对小美或许只是单纯的喜欢,并不像现在的我们那么复杂地考虑爱,喜欢就是喜欢,和拥有无关。

生活中,总会突然出现那么几个人在你身边,也许你是讨厌他/她的,也许你是喜欢他/她的,不管怎样,当他/她以一种突然而又不正常的方式离开或者消失后,在你的心里总有一丝是为了他/她。小眼镜就是以一种突然的方式向我们告别的。我很想他,虽然我们同宿舍才四个月。如果哪天他又以一种突然的方式出现在我面前,我会不知所措的,也许会没有勇气面对他,原因是有一段故事,故事的主角是我和小美。。。。。。

我妈常说我是一头猪,总爱睡懒觉,我和老妈狡辩,声称猪是好吃懒做,而我虽然爱睡懒觉,但是我不懒啊,在家里还经常扫地呢。在学校,每天不到六点就得起来,每天我都会随着一阵‘吱吱扭扭’的声音摆脱美而醒来的,我上铺的大壮起床的时候,床板总是发响,于是我经常不爽的说:“大壮,你丫能不能起床安康有那些癫痫医院的时候别那么多大动静,要么你就晚起一会,还有,如果哪天我不能活着看到这个世界,那肯定是被你的床板砸死了。”我多少时间都在想为什么上天总会安排一些胖子在我身边,阿宽,还有我上面这个令我讨厌的大胖子,如果我有法力,一定会立马送大壮去旅游去。而这个时候大壮会反驳我:“路飞,别那么多废话了,快起吧,不然迟到会被锁在楼内的。”唉,“靠”。在学校睡不好觉,我就想着等周末回家的时候在家大补一觉,只要我一准备睡懒觉,就会把卧室门关好,插上门栓,第二天老妈会准时在八点的时候敲我房间门,我还是依旧大睡,即使她说桌子上的早餐是我爱喝的豆腐脑和爱吃的小笼包。后来,老妈技高一筹啊,直接把门栓拆掉,你以为她拆掉的仅仅是门栓,同时她还拆掉了我的裸睡习惯。而后,我再因为睡懒觉不起床时,她都会三步两步从客厅走进我的卧室,一把把我的被子掀起来,由此,在家我还怎么能有机会裸睡呢?

高中三年我一直都很低调,尤其是在班上的时间。我在班里仅仅活跃在自己身边的那个男生圈里,所以我们班的女生都不怎么认识我。我们学校有个特别的传统,就是女生座位排在前面,男生在后面,即使不凑巧一个男生和一个女生必须凑成同桌的话,班主任也会选一个第一眼看起来就特别老实的男生和女生同桌,和买彩票似的,我从来都没被入选,也许班主任觉得我长得还行,怕我们各自分心,也许班主任觉得我长得太磕碜,吓到女生影响人家学习,这是两个极端,要么我很帅,不然我很丑。我的位置从来就没怎么靠前过,即使高三时,在男生第一排,算起女生也是第五排了,所以每当我从教室前门进来的时候,不会有任何一个女生能抬头看我一眼,她们只顾着埋头学习。奥,对了,我也经常和女生组成临时的“同桌”,那就是跑操的时候站队,女生站在前面这是不用怀疑的,但是对于后面的男生来说,大家都不愿意挨着女生,就怕不小心踩到她们的鞋,因此我们男生都爱往后凑谁也不愿意上前。记得那是一个天的清晨我们早操,天刚微微亮,我们男生依旧是往后凑,旁边一个黑影便说,个子矮的往前去,你,说的就是你,快往前去,后来这个黑影直接过来把我往前拉,妈的,劳资虽说不高,你也不能说矮啊。我曾被人伤过,有一个女生当我的面问一个男生,问我也是他们班的吗,这不废话吗,不和你一个班我在这干嘛。其实,我这张脸能被班主任记住,我真的很他。

阿宽当年没有如愿和我同读嘉诚中学,这是意料之中的,或许是阿宽的家庭条件太好,又特别宠他们四十岁时才有的这个独生子,因此,阿宽的学习成绩从小就不那么好。于是有一天阿宽说:“阿飞,咱俩从小就在一起玩耍,既然我不能和你同读嘉诚中学,那我就去嘉诚技校,好歹离你也近啊。”我说:“你真打算这样啊,你不考大学了吗?”阿宽却笑着说:“无所谓啊,上大学对我来说遥不可及,我还不如读两年技校,出来找个呢。”我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同学们来到高中的目的就是考入一所理想的大学,大概那时候的就是考大学,希望滴在书本上的汗水,能换来日后金榜题名时喜悦的泪水。生活就像一列火车行驶在导轨上一样,如果不存在外界因素,就会一直在轨上,而我就是这样,父母规划着我的未来,而学习就是那条轨道,大学是轨道的终点。

阿宽的学校和我的学校基本上算是挨着,中间就一条小路,而那条路一直是我们两所学校学生打架的地点,因此,路上经常丢弃着板砖,酒瓶,打过那么多次架,就没听说过谁把谁用板砖拍了,谁把谁用空酒瓶放到了,都是一群爱装的小蚂蚁。阿宽经常趁着门卫不注意溜进我们学校,我经常说:“阿宽,你不是我们学校的,也不怕门卫把你抓到轰出去?”阿宽说:“那帮门童能把我怎样,一个个和麻杆似的,不一定能打过我。”我哈哈大笑:“你丫长能耐了是不是,人家不是门童,用武侠江湖里面的官称是掌门人。哈哈。”阿宽知道我们学校比较严格,因此专挑中午或者下午就餐的时间来找我,我肯定得招呼好吃的。阿宽在校园里瞅来瞅去,说:“你们学校的女生,那么土啊,去看看我们嘉技的福州能治好癫痫的医院在哪女生,很潮很fashion。”对此我不以为然,不过后来有一次周天下午放学我去了一趟他的学校,感觉轻松多了,不像我们学校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压迫感。

我准备去阿宽宿舍找他的时候,他正在他们宿舍楼门口,并且旁边还站着一个女。阿宽见我来了以后,拉着的手向我走来。他向我介绍了女孩,当我听到他说这是他女朋友时,我都惊得合不上嘴了,他真够可以的,没想一脸憨货样的他,竟然能骗到一个女朋友,真是每一个胖子都是潜力股啊。这个女孩叫小北,家里是卖猪饲料的,哟,和阿宽很合适啊,阿宽家里是卖猪肉的,以后完全可以卖吃着小北家饲料长壮的猪的肉。我把阿宽拉到一旁,轻声地问:“你是怎么做到的啊,人家怎么看上你的?”阿宽此时仰着头,装着一副很牛的样子,说:“主要是我个人魅力。”我鄙视说了他一句:“魅力你大爷,快说实话。”阿宽嘴巴靠在我耳边,说:“开学第一天,我就对她有意思了,虽然她不是那么漂亮,可是我就喜欢她,那是一种独特的感觉,一会看不见她的身影,就会想她,算了飞哥,说多了你也不懂。”“你大爷的”,我随口说了一句。在一个周末,我放假回了家,在家碰到了阿宽,我说:“你不是上周刚回家吗,怎么又回来了?”阿宽嘴里叼着烟说:“知道你这周放假,我就提前回家迎接你了。”

关于他和小北的故事,我还想听听,因为有种吃不到葡萄的感觉,情窦和荷尔蒙属于每一个青春少年,在未曾拥有爱时,总想听到关于爱情的故事,也许仅仅是出于好奇。阿宽吐了一口烟雾,肩膀侧倚在墙上对我说:“如果你喜欢一个女生,一定要让她知道,还有就是男人不坏,不爱,你不要过于实诚。你的内心虽然不是那么安稳的,但你要表现出来,不要脑袋里只想着学习。”这个胖子怎么还教育起来我了,从来都是有我教育他的份,他没有教育我的机会,这次是个意外。阿宽自豪地说:“在我深情得对小北说了一句话时,她都快感动哭了。”我急切地问是哪一句,他说:“我们彼此相爱,就是为民除害。”对于阿宽描述的爱情,我好像有点向往,不行,我还得好好学习呢。

高中时光在牢骚和紧张中消逝着,转眼就到了高三,高三时冲刺的一年,每个老师都在为我们讲着高考的重点,我们也对未来满怀期待。高三那年发生了好多事情让我尤深,无论是发生在我身上的事还是发生在别人身上的事,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我升入高三的时候,阿宽就要从技校出来去找单位了,为此,我专门请了两节课的假请他在学校旁边的小饭店吃饭,算是祝福他能有个华丽的未来,他来应约时没有带小北,我问他:“怎么没让小北来啊?”阿宽说:“我和她分手了,以后不要再提他了?”当我再要问什么时,他打断我的话说:“一会喝点吧,你还要上晚自习,就不要喝了。”在他喝了几瓶啤酒后对我说:“爱情这东西就要随意,两个人有感觉的时候就在一起,没感觉的时候就天各一方。”我不清楚他为什么这么说,只是觉得他这两年变了。吃完饭后,他坚持一个人回学校,看着他颤颤巍巍的背影,突然我又想起他说的那句话---我们彼此相爱,就是为民除害。

我曾以为学霸们都不会在高中谈恋爱,在我眼中,他们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只会戴着镜片很厚眼镜埋头学习,曾经以为上天是公平的,同学口中总会流传一句话,“漂亮的孩子学习不好,学习好的孩子都不那么漂亮”,初中的时候我还认为这句话有几分道理,但是高中时便不那么认同了,或许是初中的时候,同学们年龄还小都不会打扮,比如谁谁谁上课睡觉还流口水……。学霸在高中不谈恋爱的说法在高考的时候被我推翻了,当时我就像发现什么力的定律似的那么激动,仔细想了想却又和我没半毛钱关系。高考第二天的傍晚,我在校园里溜达,在那片绿色的草坪上,碰见一位女同学,学习很厉害的那种,不仅如此,长得还有几分姿色,那时候无非就是聊梦想,毕竟当时还是高考期间,当我们聊得正起劲的时候,旁边想起了一阵铃声,很明显是手机铃声,周围就我们俩人,我没有手机,那么手机肯定是她的了。我不是偷听别人打电话的那种人,只是他们的通癫痫的治疗方法主要有几种 癫痫有那些治疗的办法话声音不是那么小,隐隐约约听着那边是一位男生的声音,当她挂掉电话的时候,她问我为什么一种吃惊的表情,我张大嘴巴说:“你怎么会有手机啊,那个不会是---”,她点了点头。后来我也思考过,有手机是为了方便打电话,我可能受班主任的影响太深了,他是杜绝带手机进学校的,我从没想到这个女学霸竟然在高中就谈起了恋爱。

我感觉我比周围的人慢,是时间上的慢,也许我过得不是北京时间,想想电视上播报的,有好多高中情侣双双考上理想大学,包括我认识的那个女学霸和她男朋友,也许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吧。

高考过后,我每天很晚才睡觉,当然第二天起得都很晚,而老妈好像很照顾我,再没有命令我立马起床吃早饭。

过了几天我和几个同学一起去了学校教务处领取了我们班之前照的毕业照,班里的同学好像都很,或者是为这逝去的高中时代,不管之前有多么讨厌,现在却开始留恋。耳边听着几个同学嘀咕着哪所大学,我悄悄走开,在校园里又转了一圈,在我准备回家的时候在校门口碰到一个人,是小美,就是那个小眼镜曾喜欢的小美,我跟她打了招呼,她好像没认出我,或许就是在高二的时候根本没有注意我。我问了她考试的情况,接着寒暄了几句,留下了联系方式,就分开了。当时我是如何不会想到我和小美会有那么一段故事。后来的几天闲着无聊便上网和小美用聊起天,时间久了,我们越聊越开,并且有共同的爱好,喜欢读书,写字,只是她还爱唱歌。我们谈理想,谈未来,年轻的时候我们总会有一些远大的理想,不管以后会不会实现,但依旧会讲着自己的伟大宏图。我发现我有点喜欢上她了,想到小眼镜,我好像又不愿意承认自己心底的喜欢,有一天她发来一条留言,写着“我觉得你很不错,而且我们很投机,不如在一起吧?”这好像梦一样,我不太这个多少男生心中的女神能对我说这句话,直到我们见面后,我才确信。于是,我们就自然的走到一起了。爱来的时候,犹如巨浪一般,挡也挡不住。

那段时间我们都很开心,隔三差五就要见一面,我经常骑着电动车载着她满城转,去图书馆看书,去KTV唱歌。我沉醉在爱情里,享受着和她在一起的每时每刻,关于她的发香,我想轻闻这一生,我以为牵了她的手,就能一起终老到白头。后来分手的结果告诉我是错的,爱情来得快,走得也迅速。

我咆哮着问她原因,她不语,只是含糊地说我们读大学不在一起,以后基本上不会有可能,是的,她报了一所南方的大学,而我选择了在北方。或许她是理智的,异地恋是艰难的,既然她不相信我们能有未来,我又为何不松手。

我很难过,以至于后来,她去南方的时候,我都没有去车站送她。阿宽劝我别难过,呵呵,讲过好多大道理,却依旧过不好自己。这是后来我对自己的定义。

说了再见却还后会无期\

是否还是难以分离\

忘不了你的温柔依旧\

是谁说过的要长相守\

看谁先湿了眼眸\

我恋过你的温柔\

你羡过我的厮守\

谁的偶尔的犯轴\

是谁不太懂包容\

彼此倾慕过\

爱恋错开了地点\

所以还是难以牵手\

怪距离\

是不是借口?

高中是一段美好的时光,那些年,我们都还很年轻,有着伟大的理想,有着心爱的姑娘。那些人,那些事早已不是当年,若只是初见,一切美好都不会遗失,很多时候,初见,惊艳,蓦然回首,物是人非,沧海桑田。现在,旧情难忘,尤可追忆,只是一切都恍如隔世了。路飞,曾经的少年。

鼓着勇气,写一篇,虽文笔拙劣,也算是实现了多年的小愿望,由着它也好比是对自己年少时代的一次。。。。。。

首发散文网:

© wx.smvno.com  童话故事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