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经典语句 >

山中诗歌笔记,1_散文网

——一位民间诗者,在山中思考及世界

-

-

(整理者语:发星诗人的东西很辽阔,有很新鲜的见解,亦有很广大的包容及与自然的紧密联系,具有山中的“灵性”,含有当代罕有的神秘的痕迹,我读这些话!他从民间的角度,解析了90年代中后期中国内核发生了什么惊人的裂变?以及民间怎样打通了现代诗歌的一些内在关节?使诗歌在继70末“新诗潮”后,于90年代民间发生了怎样一场悄悄“地下革命”?……这一切因有所遮蔽并不为更多的人了解。诗人在追索语言与写作的原生性、民族的根源性上进行了探索。多年来他不仅整理了西南的大量民间诗歌资料,而且从一个民间自办编辑人的角度,留下许多“办刊三味”,其中不乏当代迫切问题种种思考,资讯宝贵。他的民间诗歌精神几乎很完整——包括自创“地域群体”理论——对加深勘测90年代以来的诗歌-大迁徙等都有所帮助。这里从各期《独立》诗刊,及发星的15年来作品集9本,及地域诗歌谈,,理论,批评,诗人访谈等,引出一些诗人,可以使没机会读到他的人,得窥一豹——“大地访诗人”采访人 孙文涛, 2016,10,14)

-

-( 文章网:www.sanwen.net )

-

山中诗人的感其实是一种美丽的行为。

人世间有许多诗人缘机如神秘的光阴一样在随时流动与散开。……

我很想通过我的努力与影响,让那些喜欢大凉山的诗人们来这里落户、安居,大凉山独特的资源以及四季如的气候,是世界上少有的诗意栖居地之一,作为中国的“西伯利亚”,苦难者们的“流放地”,产生了这么多人杰与传奇,累积这么多丰富的艺术遗产,理应有后来者来承续、亲尝与品位与追寻,使这块独特之地继续它的人文生机与灵脉。我的许多朋友来到大凉山游玩时,便被大凉山的山水深深迷住,有山水完美结合的地方是世间最诗意最人文的地方。

长期以来,自由的民间藏隐了世界真实可触的东西,它没有条框的限制与虚空的制造,果是原果,豆是原豆,剑是原剑,棱角、火焰一览无遗。我要做的,是自已熟悉与必须亲证的那些有关诗歌的个性行为的篇章,像捡拾大地上那些富积意志燃烧焰火的黑色硬石,将它们聚在一起,相互取暖,以抵抗严酷的寒。

因为现代文明的工业污染与资源掠夺与贪婪的战争,以及金钱的黑魔与欲望,将人类自然的群山风景空气破坏得七零八落,未来的世界文学发展之一应该是地域写作(自然文学)全面复兴与盛放的年代,换句话说,就是“密林包围城市”,让城市凉冰的水泥与砖头与钢铁,在密林伸进城市的枝叶上融解它的寒,而化出温暖的泉水。所以未来的现代文明城市发展,镇江癫痫医院怎么样应是以自然(森林、树、草皮)大面积在城市中蔓延,使人类的在自然中回湿自已的原觉,散放人类的本质黄金(善良、纯朴、真情、透明),只有这样,人类才能在健康银雪中向前发展并创造。

(谈何谓“地域写作”)每一种文化都有其黑暗的部份,黑暗的消亡,是与光明的磨洗成对称的,我只看见诗意的部份,你现实越黑,我的诗越清亮明透,清亮明透其实是地域写作的特点之一,就是以地域中文化有根性对现实中虚无文化的无根性,以神巫性对现实中精神魂灵的苍白虚空性,以野性硬性对现实中阳萎性,我们建构自已有根性的家园,我们以部族黑经、雪山、密林、野、活血的劳动身行、玉米的黄金铜、父系母系的延血、大地泥巴的质朴情怀、黑色岩石的深沉与锋利沉默形成宽远密集的黑色群山以应对现实涌来的黑暗的潮流,我们是自由野性之子,我们是部族灵哨,我们是我们自已,潮湿与鲜活的人本身,我们在黑暗中化开并睡眠于我们魂灵的土地,我们着着,这就是地域写作。

我在大凉山这青山绿水之中,深深感受到彝人这个诗意民族的诗性气息,于是我提出“地域诗歌写作”,是让大家回到自已的祖系之家,来潮湿你的生血与命动,来认识你的与,来精神灵魂的还乡,所以当有人把我称作彝族诗人时,我内心是平静的,因为我寻着文化这根线,找到我华族最初的父系母系,这是魂灵的幸福。不管我编刊,还是写作,目的只有一个,就是通过诗语言来联系华夏族众多兄弟们,让我们在中国这棵大树上获得精神的平等与灵魂的碰撞,然后我们各自在自已的地域中幸福的生活。

“地域诗歌写作”最初起源于彝族的大凉山,虽然它后来漫延到全国许多边缘民族地区,主要写作精神还是地域中的民族根性文化,可以说,它是有根性文化的一种边缘民族写作,它的风格主要是神巫性、原朴性、蛮野性,而城市诗人因为没有更多的传统根性文化,他们大都是移民文化,地域写作的风格他们不具备,他们更多是精神碎片、拼帖、异化、病态等后现代的文明暗色。

说得细一点就是:人类文明的发展进程史,是从自然文明(山野、乡村)到城市文明(城镇、大都市、卫星城)的过程,在这个发展过程中,自然文明中的人类善良、纯朴、人性潮湿(野性、蛮性的诗性品质)等透明人文原质被大量拆解、抽剥、扭曲、他化,代之以现代文明中的黑暗部份-人情冰冷钢铁、魂灵虚空飘浮,人性原质严重曲变,使人类现代文明的进程发展以人类精神的极度坠落黑色死亡阴影为高昂代价。

我的一切行迹是天定的,天叫我呆在大凉山的,写作者的写作气场是需要与空间与人文多重因素才能形成。15年来,如果不是呆在山中,如果没有方向,如果没有其它神秘的一切,我的作为是没有的。现在回过头来看,新世纪的10年,是我多种创造的10年,编刊、帮助朋友们、史料整理,我的地域写作等多种成果,只有在山中才能完成癫痫病天津哪个医院好。因为山中很多文化与地域元素它就是诗的、本质的、原生的,虽然现代文明的冲击已到了山中,但面对群山的原生与自然,它又是很小的。群山与自然构成我生命的血液。离开群山,我会可怜的死在山外。

诗歌的边缘化是很正常的,诗歌就是给喜欢他的人吃的圣餐,要吃出圣餐的味不是一般写作者能达到的,需要长久的修行。一般来说,30年是个轮回与检试的平台,前10年练志,再10年练心,后10年练境。而许多写作者在前10年就已经死了,他们为名利或荷尔蒙的射出。诗歌是最伟大而自由的宗教,它没有一般宗教的教条与规死、枯为。它是自由魂灵的散息或漂游。散息或漂游就是它的创造的灵窃。在中国传统文化的天空中,它必须以诗根之须长向其它的艺术门类,在不同形式间,你看见诗性的空气穿云击林,行水逝流。能生在中国的群山中是幸福的,群山文化体给我无尽的启发。

30多年来多少次想放弃写作,一想到伟大八十年代自已那些为诗为而痴的清晨、傍晚、深、行走途中对新事物的兴奋与思考憧憬,就觉得应该咬着牙继续走下去,并应该走得更灿烂更坦然更轻松更自如自然。随着时间的推移与前进,在诗歌以及其它艺术中获得了巨大的精神与魂灵的滋养,就发现自已的行走是对的,这才是真实的自已,自已本身就是这样的人。人的一生,就是不断给自已加油打气的一生……

文学在我看来是一种人类文化人文遗产,历史中的那些幸福者、健康者、智者、哲人、预言家都有文学性和文学生态性质,可以说他们是这大地上生长的最好而最美最香最醉人的自由植物,因为他们身上吸取与散发的都是与文学艺术相关的气息与元素,然后他们的气息与元素又在空气与大地上永远长存流动,给后来者以无尽的精神与魂灵的滋养,这就是文化以及艺术(诗歌、、戏剧、电影等等)自然本来的意义。对于文学理念的认知,我主要是受伟大八十年代新时期诗潮的重要影响,这种影响是全民历经苦难后,告别黑暗,以一崭新,可以说以一白纸般的透明理想空间,去装纳一个全新时代文化以及精神的黄金食粮。

现代诗歌写作首先强调的应是现代性,现代性就是作为现代社会中的一个人,你在社会语境中的价值与意义,我认为的现代诗写作首先写作者必须具有独立意识、独立行为、独立品格,它们是诗歌语言之外诗人精神气质的黄金与铁,就是硬性与骨性、阳性;强调现代性,就是强调写作者个体的饱满精神量度,就是写诗首先使写作者获得你个体的快乐之后,再去传播与散发诗歌的快乐,然后形成一个不断伸延的精神层面,来确立自已与他存的价值。

处于民间(社会底层)的写作者是最具生命鲜活生息的人,因为他们所处的空间是人类的大多数的栖息地,是自由与最具生命色彩的一群;而民间又是如此巨大,所以必须选择自已个我的精神民间,自已的独特地域,自已的根来作为生存之所,然后从此出发癫痫病的护理常识有哪些,向外扩展。民间写作是自由者的,真正的写作者应是民间的草根泥巴味,具有植物一样的人的本色本味本质,每一次呼吸与都传达人性的潮湿与鲜嫩原质。地域是清晰与有方向的写作者的建构与出发之地,没有地域,没有根,我们只有空洞与虚残,这是可怕的写作,游离飘浮的写作。根是精神家园、灵魂家园,人类永远安睡的大地之暖巢。

民刊意味着一个温馨人子的精神家园。在这里,大家是兄弟、姐妹、诗友、诗妹,大家为了诗,走到一起来,没有年龄界线,没有等级差异,没有种族歧视,人就是人,诗就是诗,最真实的人是诗,真正的好诗就是一个好人。

民刊办得有个性、特色、方向,蕴积才华的喷涌,让共有的诗学理想交融,闪烁精神的美丽火花,民刊的坚持、持久、方向,可以锻造一批江湖豪杰,让他们在诗歌与中华大地行侠仗义,践行诗歌的价值意义——活得像人,诗得是人,人是健康、快乐的诗人。

对我而言,诗歌意味着我的信仰与生命,所以我可以少穿好衣服,只要饭吃饱,不冷着饿着,我就要把我的一切(血肉、灵魂…)献给这个永远的情人——诗。没有办法,我是80年代中期开始喜欢诗歌的,我们身上已染上太多理想色彩,此生就这样了,为诗歌,头破血流而值而不悔!

办民刊20多年,我感到最艰难的是办刊经费的筹集,因为民刊只有投入,回收很少,因为许多诗人都是清贫的,暴发的人是没有诗意的,虽然我主办的刊物大都是由我出资,朋友们有部份帮助,但20多年来,我化在民刊与帮助朋友的经费已是数万元,这笔款在我们这偏远之地可建一幢漂亮的小楼;但我看见的是,20多年来,老天有眼,让我撑持着把民刊办下去,因为我心中建起的精神之圣山,是许多钱都买不来的,这便是诗歌的伟大所在。

目前的民刊发展存在着鱼目混珠、杂乱的场景,由于物欲时代的作用,在大多数民刊中已见不到更多的真正民刊精神(奉献、专业、纯粹、先锋、激进、方向、温暖…)。见得更多的是空洞、重复、浅薄、功利、虚伪、浪费与无病呻吟。它们像许多主流诗刊一样没有使命意识,缺少使命意识,整个一个“瞞天过海”的充当所谓的“诗人”(“死人”),这也是当下人们不关心诗歌,没有更多人读诗的原因之一吧!因为社会政治的腐败因素已经浸进诗歌,我只有沉默,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仅此而已。

我希望民刊得到像民企一样的待遇,国家有向民刊倾斜的文化政策,让它们自由发展,有条件的话参照一些发达国家经验,国家设立诗歌(文化)基金,由懂艺术和经营的人掌管拨付,民刊申请基金帮助;其实民刊与主流刊物的艺术终极意义是一致的,都是人的精神丰富需求,所以它们在艺术定位上是平等的。现在是许多民刊成为“草民”“非法”“另类”的代名词。在21世纪的人类文明高度发展的脑电图能检查出什么天空下,这种隔绝、偏见与差异早就应该绝迹。目前许多在民间有重要影响的民刊,都是一群一群的诗人们自己掏腰包、省吃俭用,在维护自己仅有的一点自由与自尊,它们生存的精神基础就是用兄弟般拥抱的温暖来抵御当下那些“浅价值”与“浅庸俗”。所以除了他们值得我敬仰的人格外,我也是其中一员,我感到幸运。

地域写作要人类回乡,回到群山、密林、河流、村庄、家族、原住地这些自然之地,去回湿你的母觉与人息,去回湿你干渴的魂灵与精神,按中国的传统说法就是“人与自然和一”,人在自然中,自然在人中,让原质的自然在现代文明的钢筋水泥中插入自然之花(、生态绿化、大树、、原质水液);按西方的说法,就是海德格尔的还乡,“诗意的栖居于大地之上”,诗意的栖居就是对自然的尊重与呵护,就是在群山与泉水中体知你人的真觉,以洗去你城市污垢的暗黑;这也是“美国自然文学”(柯罗的《瓦尔登湖》等为代表)的又一次延续与创造。

由于巨大经济欲力的冲击,诗歌这种高尚的东西退到了艺术的最边缘,这是很正常的现象。其实真实的人类本身,人本身,都具有诗素诗质诗性的天份,如果离开了这些,人类生存何其苍白,问题是中国没有经过像欧洲十八世纪那样的文艺复兴启蒙运动,所以国民的艺术素质与诗觉被长期的缺陷体制所修改与异化,隐藏了几千年的国人病欲,一旦遇上物欲的狂欢车道,便露出其真实的面目:浅薄、贪婪、无知、欲狂、无人性、混世、醉生梦死、残破、可怜、腐臭…,这是文明进程必经的路途之一。

除了俗世的衣食住行,我更看重自己的精神生活质量,而精神生活主要由诗歌构成,可以说,诗成了我形而上生命的核聚之力。老天有眼,让我20多年来,不管遇到什么险情都会逢凶化吉,一直没有停止写作、编刊并与朋友们交往,并日久天长成为一种“诗歌职业”。这里的“诗歌职业”是说,我发星就是为诗歌而生的,我的大多时光精力围绕着“它”转旋,诗是一种世间洁白如雪的“心息”之物……

我认为我具有古代的隐居情怀并在隐居(隐于当今山外喧嚣,在山中做自己喜欢的事),而又具诗人本身的浪慢性(洁身自好,独立清贵,拒绝黑暗,朝向雪白,自由洒洒、浑身情爱弥漫……)。而又生存在当下,是一个现代主义者(在一个现代社会靠一技生存,并梦幻诗歌,以求寻找现代人精神生活之新途并自娱自乐不倦不耻……),梦幻诗歌的时候当然成了超现实主义者(诗之形而上对现实的超越,诗精神清贵之志对浊世俗庸之超越……),我是一个乐观主义者,认为自己快乐就去做(写诗、办刊、帮助人),并认定这是自己一份“命使”。我从不想悲观,也悲观不来,真正的诗人是不应该悲观的,悲观是向黑暗投降。所以,在我身上,难以看清是××主义,我是复合的多重的一个“杂种主义”。如果非要我定自己一个主义。可以定为“蛮族主义者”。(之一)

首发散文网:

© wx.smvno.com  童话故事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